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意志力要用對地方

Vivian 撰

我一直以為可以靠意志力來解決生命中的問題,例如我國中時每天以意志力苦撐夜讀,考上第一志願,上班時,以意志力咬牙熬夜趕案子,可是這幾年,好像我的意志力再也使不上力了,就像特效藥用到極強之後,沒效了。原本我是個在外人眼裡很勤奮很上進的人,但是這一年多來,我開始變得消極甚至逃避,逃避到連早晨都不想起床面對一天的開始,我心裡其實很痛苦,但是從來我在別人眼裡是開心果,甚至是別人倒垃圾的對象,我怎麼能讓別人看見我變成這樣悲觀脆弱呢,我變得封閉易怒,一直到有一天,我看見孩子在哭,竟然不是想去抱她,而是突然對她歇斯底里大吼說,哭什麼哭,我比你還想哭,接著,我狂哭了起來。天啊,事後我問我自己怎麼了,我真的覺我的心生病了,但我不知道能信任誰,求助誰,去看精神科,醫師說我得了憂鬱症,拿著藥回家,我問自己要一輩子靠藥物嗎,後來有個因緣,上網遇見了歐蘭朵催眠諮詢室,看到段老師強調是做內在潛意識全面處理,我決定預約。

在第一次會談時,老師詳細地詢問我過往生命的種種,光是這樣地回述,對我已是很特殊的經驗,我這才發現,原來我一直是用逃避的方式在過活,因為意志力是我依賴的法寶,老師說意志力很好,但要用對地方,這時要把意志力拿來勇敢全盤面對解決內在問題,我真的很想快樂地起床,開心地面對工作小孩。

第二三次在段老師引導下,我們回溯探索了童年一路到成年: 家境的貧困、不斷地躲債搬家,母親的情緒化等等,都的確讓我從童年以來,有許多不愉快或壓力一直埋在我心裡,雖然它們都成了我上進的無形動力---想脫離家庭或貧窮,但這些負面情緒看來都一直存在,如老師所說的,最後它終於像一杯水不斷地增加滿出來了,我已經承受不了了。過程中,我看懂了,有個方程式在我內心一直重覆驅使我去做我並不見得喜歡的事,我不斷地努力讀書工作,只是要做好小孩、好學生、好同學、好員工、好主管、好媳婦、好媽媽,我根本遺忘了自己,忽略了自己,久了,我累了,感覺我得不斷付出給他人,於是我心裡從埋怨到憤怒這些人,過去我總覺得是別人包括父母老師朋友老板在壓榨我,但在潛意識探索中,我才發現原來真正的元兇是我。最後,段老師以她獨到細膩的處理方法,帶我領悟並且學得了該如何面對人生。

方程式一旦定型,要改變並不容易,所以段老師給了我回家後的練習功課,我認真在做,也因此真的感受到自己的情緒有了很大的轉變,現在早晨起床,面對一天的到來對我是愉快的,我才知道原來可以不必用意志力過活,而是很自然自在地過活。很意外的是,當我的情緒變開朗後,似乎孩子也受影響,她不再那麼愛哭了。老師在為我做最後一次處理時,幫我做了親子關係,我體會到,原來在沒有處理之前,我就像當年我的母親一樣情緒化,弄得我女兒也很無助,我真是慶幸我來做了潛意識處理,否則我女兒不又要重覆我當年的苦嗎。

現在我再看待意志力,有了不同的想法,就像段老師說的,生命的創傷是要去面對處理,而不是用意志力去忽略它,把意志力放在面對處理問題上,才有意義。

 

 

段老師的話

V頭腦清晰,即使已經得了憂鬱症,但坐在我面前時,仍不減她聰慧的丰采,如她自己所說,意志力讓她度過重重難關,讓她從童年貧困家庭中,透過苦讀翻起身來,讓她不斷得到她要的喝采與另眼相看,從學業到事業皆是如此,但是當我在初次會談時,問她,你喜歡你的工作嗎,她愣住半晌,如我所料,這類的個案朋友,應該過往都不斷將精力花在追逐外在他人的肯定認同,自己是什麼,喜歡什麼,要什麼,其實不曾注意,長久下來,她的內在開始跟她抗議了,畢竟生命不是來當名利的奴隸,而是要來做學習成長的主角。

生命的價值觀往往在生命的磨難或限制中成形,當沒有覺知到它時,它已一直潛藏在我們的內心,主導我們的一言一行,乃至一生的道路與選擇。臨床多年,我總是鼓勵個案朋友能夠帶著歸零的心,透過潛意識探索,看清內在的方程式---它本來是當年某環境裡的生存策略,但因為不覺不察,它便一點一滴累積成僵固的模式,形塑了我們的待人接物、職場生涯、婚姻家庭,然而這模式可能完全無法帶領我們在不同階段得到真正的愉悅與幸福。當個案在潛意識狀態中看清看明了,我再以獨特的內在處理之法,使個案聽見內在智慧的聲音,而得到心開意解。

多年來我個人視潛意識處理,就是一種覺知內在的實踐,它不但是解決個案現今困境的方法,更是一項可以一輩子受用的良伴。


在此我要補充, 擁有意志力很好,但別用錯地方(我遇過很多意志力強悍的人,通常都不願意面對內在陰暗面,似乎面對陰暗面,就等同於自己是弱者…),若意志力成了我們逃避內在真正問題的偏方,"問題"終究有一天會像破堤的洪水,傾瀉而出,幸好V很聰慧,她聽懂我的話,把意志力運用在面對內在問題的道路上,不退縮,勇往直前,且回家後能堅持再忙也要做我給的練習,所以能夠很快地看見成效,恭喜V,也祝福正在苦中的人,都有勇氣決心正視自己的內心,因為悲傷破碎的心猶如一個縮在角落哭泣的孩子,他需要的是正視與協助,而非假裝不見與不聞。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