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超越"競爭與逃避"的二元模式

Japes撰

機緣:
之會請段老師做催眠諮詢,是出自一個有趣的因緣。本來是為長期精神衰弱且失眠的妻子預約催眠,沒想到被段老師婉拒,因為老師只接受本人預約。後來與妻子討論下,我決定自己先來體驗何謂催眠。我很想透過催眠的引導,來了解 自己的病痛與潛意識之間的關係。另外,近幾年藉著氣功修習與養生,我的身心狀況雖漸趨好轉,但總覺得陷在某個關卡之中。我想或許藉由催眠,可讓我覺察 其中原故。

 

過程記錄:

〔初次催眠諮詢〕
初次催眠時,段老師詳盡地詢問並記錄我從小到大、各個階段的心理狀況。段老師解釋道,在未來的催眠中,會以這些記錄為基礎,按圖索驥地深入我的潛意識狀態,並建構出我的生命方程式。在諮詢結束後,段老師幫我做了一次催眠體驗,看看我有沒有辦法進入催眠狀態。催眠中,我看到自己站在放眼望去綿延不絕的金黃色的麥田中,如天堂般美極了。又看到了山坡上的高大杉樹群,樹林裏充滿芬多精的濕潤空氣,讓我相當地舒暢自在。

〔第二次催眠諮詢:"揭開"〕

段老師稱此次催眠為「揭開」。意即,她將以催眠的方法,「揭開」我的內心世界,以觀察我在某些特定人生階段的行為模式,然後再於下次諮詢時「處理、平復」。在聆聽了催眠音樂和段老師的引導之後,我頓時回溯到早已不存在的台中老家的餐桌上。場景是:兩歲的我坐在大人的椅子上,看著兄姊們正在狼吞虎咽的吃著,情急地用雙手拍打著餐桌。現實中,這的確是我原生家庭的寫照。我的雙親相當重視「吃」,而身為他們的小孩,我們也「複製」了這個模式。特別是母親大人主控著這個模式的形成。所以我自小就相當貪吃,相當肥胖,而且與兄姊們的競爭關係,常常表現在「吃」的事情上。

小學階段:後來,段老師引導我回溯小學階段,我的腦海裏立刻映出母親帶我入學時的場景。場景是:六歲的我坐在陌生的教育,望著教室不認識的小朋友們,心情相當緊張而不安。突然老師開始點名,這時媽媽與其他大人則站在教室後面。聽著別人的名字,我頓時覺得自己的名字好俚俗啊!我低著頭,深怕老師叫到我的名字。原已相當不安的自己,此時心臟跳的好快,胸口好悶。

初中階段:有一幕我看見初中時的我,為了別班某人造我的謠,而與其爭吵,我譏笑他是放牛班的學生。另一幕則是初中歷史老師在抽背考題,站在講桌旁的我,居然答不出來明崇禎皇帝吊死何處。回到坐位後,頭低低的,頓覺羞愧,而頸肩上似有塊空心磚壓在上面,感覺又重又痛。段老師要我看看,肩頸上有沒有許多「小兵」。此時,我還真看到在我背上有許多小兵死命地為我支撐著磚頭。

此次的「開刀」,讓我的心情相當沈重,自大學離開家鄉來到台北後,心裏相當排斥回憶小時候的情況。特別與母親的關係,讓我覺得相當苦惱與痛苦。富有但未受過良好教育的母親,好以錢財或感情來控制與折磨她的小孩。後來,段老師指引我回溯我與母親的關係時,我還曾一度情緒失控地留下了眼淚。

〔第三次催眠諮詢:處理、平復〕
在此次催眠處理中,段老師以其獨到的處理方法指引我,並讓我了解到,上一回潛意識素材中所發現之內在問題,即渴望被愛、被重視,害怕不被肯定、被討厭,這些根源造就了我在行為上的恐懼逃避、壓抑到某個程度便轉為激怒反抗。做完催眠後,段老師告訴我,她其實是運用了佛法的止觀來做處理,要我在平時多加練習此次催眠所學習到的生命課題,並將此運用在實際生活上,去發現自己的習氣問題,進而修正。

〔第四次催眠諮詢:前世回溯〕

我的前世是十五世紀的一位莫斯科邊境山區的俄國小男孩,名喚Ethash。父親是一名獵人,母親則是家庭主婦。成年後,因不願繼承父業,且得不到雙親的支持與關懷,離家至莫斯科城內擔任港口搬運工。不久,又因不耐苦力的生活與髒亂的環境,決定逃離莫斯科,向東流浪而去。不知過了多久時日,疲憊不堪的Ethash終於定居在一個鄉下小鎮,並在某小雜貨店當運貨工人。後來娶了老闆(即今生父)的女兒Natalie(今生妻子),並生有一女(今生女兒)。Natalie是個相當神質的婦人,憂鬱寡歡,個性倔強,終日抱怨,與嘮叨的母親(今生岳母)有著難言喻的愛恨情結。Ethash並不擅於處理這種問題,面對終日被情緒折磨的妻子,只能好言相勸,無可奈何。如此之下,妻子中年即得病早逝。Ethash則繼續過著平淡生活,直至八十二歲壽終正寢。最後段老師問我,Ethash一生有何遺憾者,答曰:
一、未得見雙親最後一面;二、未能與妻百頭偕老;三、一生未能識字。

誠如段老師所言,前世催眠之重點並不在所見真實與否,而是藉此我們可以了解現世的人生課題,以做為未來人生規劃之參考。我在俄國的前世與所處今世,似乎有著相同的人生課題;例如,與母親、妻子和友人的關係,都是今世有待解決的課題。此外,Ethash的"行為方程式"(或習氣),即他對事情的反應與態度,或身處人生交叉點時所做決定等等,都是我今後該覺察與修正之處。

感想:
如此說來,透過段老師的催眠諮詢(潛意識處理),慢慢釐析出來的一套行為模式(即好吃、自卑、競爭、逃避等等),事實上從小到大,不斷地支配著我的思考與行為。特別是赴日求學後,因為課業與家庭的壓力,這套行為模式似乎發揮到了極致,使我的身心狀況幾至不可挽回之境。與妻雙雙放棄學業並回台靜養後,我雖然藉著勤練氣功,身體狀況漸趨正常,肩頸問題也好了大半,但仍無法解決,總覺內氣常卡在某個關卡。而情緒上則仍受此方程式之影響,常因妻子、岳父母或友人的言行,變得激憤難抑。而段老師的潛意識處理,讓我得以開始正視我的行為方程式(或思考模式);而這個方程式亦即造成我二十年來肩頸疼痛之心理(情志)因素。也因此,這個行為方程式(或曰習氣)即將來我應該真心去面對的人生課題。

另外,誠如段老師所言,同樣的課題仍會以不同的樣貌變裝出現。例如我與岳母之間的關係,正是變裝於我對母親權威控制之反抗;而與指導教授之關係亦然。特別正當我們剛有了一個女兒,段老師語重心長地告訴我們,若自身問題沒能處理好,會影響到下一代。的確,不管是對父母行為模式的「複製」或「反複製」(或言模仿與反抗),對孩子的成長本身都不是一件好事。今後,我會陸續向段老師學習,真誠而謙虛地面對自己在實際生活所表現出來的情緒與反應,去發現何處有習氣在運作。然後覺察之,並修正之。

最後除了感謝大自然與造物主外,我還是要不免俗地感謝段老師。藉著她的引導,我得以直觀自己的問題,讓長年埋藏在胸口(即心輪)的「情緒」,能得以慢慢宣洩出來。未來我將專注地練功與修行,讓身心靈各方面,皆得以成長茁壯。

處理之後的變化:
做完整個催眠諮詢後,段老師再次鼓勵我要將潛意識處理的成果,運用在生活的實際面上;亦即,經常覺察自己的言行舉止,是不是又受到行為方程式(習氣)的影響與制約,以及練習點出自己與人交往時,我過往的方程式習氣是否又出現了,出現時就立刻將老師教過的方法拿出來處理調伏。以目前與我妻子的狀況為例,過去我常對妻子過度期待,或甚至習於對她情緒控制。結果經常導致爭吵或搞得妻子情緒崩潰,而自己也覺得委屈、無力與憤怒。然而在做過潛意識處理之後,我慢慢體會到她有她的課題,我除了祝福與心理支持外,不應太過干涉。因為過多的干涉除了只會讓事情更加惡化外,更會阻礙她(甚至自己)的心靈成長。目前妻子也已經做完催眠諮詢,她的成長與改變相當令人醒目,特別表現在與我們的女兒互動上(之前她幾乎沒法或甚至恐懼帶孩子)。另外,我對母親、岳母和家人,也能放下情緒上的武裝。我逐漸地認識到,原來寬恕別人,事實上就是在寬恕自己,不要再老是利用別人來折磨自己了。如此,自己的心靈才得以往正向之路成長與茁壯。

 

段老師的話

Japes的心得分享很特別,就像在寫研究報告,格式分明,這就是他的個人特質之體現吧。長期在諮詢室,男性個案幾乎只佔女性個案的四分之一,而做完處理後,願意並真的寫下分享的更是屈指可數,不得不說Japes真是個心靈上進的男性特例, 一如佛在<涅槃經>裡就說道,末法時代,修行者女多於男,從我個人的觀察,男性受到太多社會價值的制約,也內化為自己的準則,因此要面對自我內在陰暗面與創傷,所受到的內在障礙實在比女性多,例如,要面對陰暗面,前提得先要承認自己內心有陰暗面,但這對於不能當"弱者"的男性來說,真是難啊。除非真是苦到頭了,像是再不面對就要妻離子散、丟掉工作,有時做潛意識處理時,我還真高興個案已經苦到這般,因為沒退路了,他們才會真的義無反顧地面對、展開整個處理過程。像是今天下午,我就遇到一位內在非常恐懼面對童年創傷經驗的男性個案,當決心勝不過恐懼逃避時,我則是無緣幫上忙,反過來說,像是Japes,因為過往在面對自己的求學之路乃至與妻子家人等的互動上,都出了大狀況,重覆出現的挫敗,讓已近中年的他,決心面對,於是順利地成了諮詢室的真正勇者。 

渴望在眾兄姐中被父母看見、恐懼在眾同儕中被嘲笑排擠、期待在心儀女孩心中坐上寶座、盼望在指導教授面前得到賞識、憤怒無法在岳家長輩面前得到尊重,這些在生命不同階段上演的戲碼,卻都有著一道共同的底層方程式---渴望被肯定、恐懼被否定。掌控再掌控,想盡辦法得到(競爭)、也想盡辦法逃避,最後成了習氣,不必頭腦再想辦法,潛意識便瞬間反射上演,最後,當人生劇情偏離了原先預設的軌道,失控的恐懼,更加深掌控的欲望,殊不知那又還是落入了原來的方程式,不但沒個出口,反倒是刻痕愈深,猶如被漩渦捲下無底深淵。這就是Japes乃至眾多個案都有的狀態。

所幸Japes有勇氣面對,最後他(一如所有在這裡圓滿處理的個案朋友們)也體會到我一開始就對他說的---當你做完整個處理後,你會感謝過往讓你痛苦的種種,因為若沒有它們,今天你不會願意去面對、處理,然而不面對,問題並不會如大家常說的,隨著時間消失,它一定會繼續變裝,在下一個地方或關係中等著你,直到你因為面對了、處理了而學會為止,畢竟,生命就是來學習的,或說就是過去我們沒學會,所以今生又在同一個課題上跌倒,跌一次,你說沒關係;跌第二次,你說我不信邪;跌第三次第四次,你開始怨天尤人,很多人就是這樣變成憂鬱症、躁鬱症的,Japes的妻子就是這樣典型的例子。但我真是為他們夫妻二人高興,他的妻子,在之後看到Japes有了正面變化,也鼓起勇氣來做處理,短短三週,Japes的妻子從一個封閉的心靈狀態乃至生活狀態,變成能愉快地與女兒獨處、充滿活力地接觸外在世界。也因為夫妻兩人都做了潛意識處理,便能夠同步成長,能有共同的心靈語言,彼此提攜指正,在我看來,這真是世間難得之福報。 

我在此,誠摯地祝福Japes夫婦兩人都能繼續好好學習(他們都在後來參加了諮詢室的年度身心靈課程),也願這樣的福報能讓給有緣看到這篇分享,但還在痛苦中的人們,也能如他們一樣真正離苦得樂。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