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憂鬱症,人際退縮

心靈健康真好

小艾 撰

其實我很早就想來歐蘭朵做處理,這個網站我已經保留在"我的最愛"裡好幾年了,或許就像老師說的,我還不夠苦,所以一直給自己機會逃避,當時在大學畢業前,我面對未來很茫然,一直是家人親友眼中的資優生的我,突然覺得自己不再優勢,大學生活裡,當別人經營社團,談感情,我是空白,但也不是說我都埋首書堆,相反地,經過過去幾年讀書辛苦考試過程後,進了大學,我像洩了氣的皮球,只想放鬆,可是我才發現,我其實不會跟人互動,所以我即使有一次鼓起勇氣去一個社團,但還是很挫敗,覺很孤單,就不了了之,同學們的活動再熱鬧,坐在一旁的我好像是空氣,這些感覺讓我覺得自己很糟糕,畢業時,我也不知道自己會什麼,只好矇著頭死讀考進了研究所,我當時以為我過關了。

但是進研究所之後,我讀得很辛苦,開始出現一種莫名的懶散,彷彿一到要上課或交報告,我就一直拖延,研究所最後的論文階段,如果不是我的男友學長幫忙,我想我是畢不了業的,當然,他是我當時又過一關的貴人。

我曾經在被男友照顧的過程,刻意忽略了過去的不愉快,以及我和人相處的恐懼與疏離,以為有了他,就好像有個殼可以進去躲避全世界的風雨,但一直到我結婚後,我才真的知道就像老師網站上說的,若生命裡某個課題沒學會,就算你怎麼逃,它還是會一直出現,在不同的人事時地物出現,直到學會。婚姻生活不是兩個人的世界,我完全不知道怎麼跟同一屋簷下的夫家人相處,一開始可能都只是生活上的小事,但到後來,那種疏離跟想逃開的感覺大到我甚至想放棄這個婚姻,每天回到家吃過飯,我獨自一人在房間,聽見他們在客廳看電視聊天,他們不禁意的笑聲彷彿都在嘲笑我,或許先生對我的耐心也逐漸消失了,那個我曾經以為的殼沒了,我走在路上,覺得人生非常孤單,工作中,我也覺得自己只是機器,從精神科走出來,聽到我得了憂鬱症,看著那包藥,我不想一輩子就靠藥物了,這讓我決定我該來找段老師了,幸好我還知道有歐蘭朵這個地方,原來經過了這五年,我只是在逃避

老師很細心地詢問記錄著我的事情,讓我頓時放心許多,覺得她是個可以信賴的人,老師說我的問題不難處理,但關鍵在於我是不是有決心,大概是我逃了好幾次吧,我說這次我真的要面對了,因為真的不知道還能怎麼辦。

正式處理時,從回到童年,發現原來我這個在大家眼中的乖小孩,其實一直在壓抑自己,討好大家,為了能在父母老師同學眼中是個優秀的人,我努力讀書,為了讓成績平穩,成長過程裡許多事情和情緒,我都選擇忽略逃避它,以為只要功課好就好,所以我不曾學習過如何與人溝通,表達自己,感受別人,就像老師說的,我的身體年齡雖然已經快三十歲了,但是我的內在還是個等著別人給我指令的小孩子,後來老師幫我做了潛意識處理,我領悟到自己的問題,原來我的自艾自憐讓我惡性循環地不斷等人來愛我,可是原來生命是一種相互的、對等的。做完第一次處理,老師給了我功課,我認真地放在生活裡去練習,老實說,一開始我還半信半疑,但很奇妙,我再次回到家,感覺第一次我可以自在輕鬆地坐在餐桌旁,跟婆家人一起用餐,才發現,其實婆婆也沒我以前認為的冰冷。後來又經過兩次處理,處理了我和人之間的關係,真的發現都是同一模式,渴望被注意---等待---得不到---沮喪---退縮---自怨自憐,以前我常覺得同事聚在一起說話,好像都是在講我壞話,但現在我也能走過來,發現其實大家都蠻和善的。

最後,老師幫我做了一樣探索,探索我究竟喜歡什麼,適合做什麼,以前的我總是在做想像中別人覺得怎樣才好的我,也不覺這樣有什麼不對,可是當潛意識處理做到後來,我真的想面對真實的我,過得真正自在愉快,而這次探索發現,其實我很喜歡也適合做一些規畫創造性的事,這讓我有了信心,朝著行銷企畫的方向去學習。

這段時間以來,老公說他感覺到我變了,變得比較輕鬆有笑容,我真的很高興自己這次沒有再逃避了,原來面對自我的真相然後平復,可以帶來這麼好的變化與結果,老師說希望我能分享來幫助更多人,這點我真的很想說,是啊,不要再被原來的生命模式困住了,心靈健康地走出來,真的很好。謝謝老師。

 

 

段老師的話

小艾打從一坐在我面前填資料,就開始掉下眼淚,我想她應該是苦到頭了,因為多年前她曾打來預約過,可是取消了,如她前文所述,當時逃避了,但生命不會因為我們換個環境,或多個伴侶,而讓我們屬於自己的課題就得到解決,一如數學九九乘法沒背對,就因旁邊坐個第一名學生,我們就會了。其實常有人問我,來找你的人都是正常人嗎,我說都是正常人,這些個案,不乏社會地位中上階層的人,他們可能也都有社會價值中一份好的工作或婚姻,但重點是他們的內在遇到了困境無法解決,開始產生了一些生理或情緒心理上的症狀,例如失眠、心悸、憂鬱症、強迫症,這些困境一如在小艾身上所體現的,就是在人群中退縮孤單。

當一個人沒有勇氣面對自己、感受自己乃至表達自己,其實都只會造就再一次惡性循環的自我傷害,內在自我貶抑或更加擴大地外求他人的肯定與認同,但這真的是個無底洞,於是憤怒或憂鬱伴隨而出。這樣一個情緒一直處在痛苦狀態的生命,是不可能有能力或勇氣去明白自己真正的喜愛或趣向,於是愈來愈不知道在為誰而活,最後連面對這些學習的動力都失去了. 就如小艾說的工作時覺得自己像機器,人群中覺得自己像空氣。因此在我長年潛意識處理經驗中,很確定必須先解決她生命中那個退縮的人際問題之源頭,才能開啟她心靈視野,認識她自己的生命特質與趣向。

經過一個月,她陰鬱退縮的眉心展開來了,原來甜美的臉蛋神采張顯開來了,祝福她以及一些有緣但還在逃避的人們,都有勇氣面對自己的內在,讓自己有機會走上自我覺知之路。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