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第一次誠實面對真實的自己

J 撰

我長年居住於國外,某日遇到一場突如其來的天災。雖然我並非直接受害者,但這天災帶來的震撼已經足以帶給我莫大的恐怖與不安。一個多月下來除了心情上無比的低落,一晚好幾次的驚醒、心悸、過度呼吸、腹瀉等更是讓我在育兒生活中帶來更大的負擔。擔心沒有人在身邊、擔心自己若是倒下來了孩子的安危等等...。於是我開始尋求醫療的協助。除了本身原本就有的甲狀腺亢進問題,另外我還求助了內科。心想先減輕身體上的不適是否就可以減少一點心理上的不安。但是甲狀腺的醫師以及內科的醫師給我的答案都是沒有任何異常。其實這時我的心裡已經很明白,自己有問題的是心而不是身體。

但是或許我給人的形象就是閑閑沒事,每天只需要打扮喝下午茶,怎麼有資格可以說我壓力大或是心裡有病呢?所以即便我是如此的不舒服,卻還是無法對身邊的人來訴說自己的狀況。或者是說我自己也不知道問題出在哪裡不知道要從何說起??就在某次跟朋友的聚會中,我身體上的不適可說是達到了極點。除了當天完全無法融入朋友們的交談,連吃下去的食物都吐了出來。我知道我沒辦法再繼續待在這個空間,我必須要離開。回到家,我還是陷入莫名且強烈的恐懼,過度呼吸一次又一次的發生,即便這裡是我的家,應該是個讓我安心的地方,但是我真的待不下去了,住國外這麼多年,第一次心裡只想著快回到父母的身邊。隔天我就回到台灣了。

回到台灣的第二天,家人已經替我掛好精神科。醫生在一些問診後判斷我為急性壓力症候群,給了我一些藥。但是說實在的,我自己都覺得我有問題的是心了,光吃藥物的治療根本就不是我要的。即便藥物可以減輕一些我身體上的不適。此時腦海裡突然浮現了好友L小姐曾經提過他做催眠的經驗。打了個電話跟問了問他對於催眠的感想之後,我便覺得催眠可以幫助我,我現在要的就是直接面對真正的問題,並且解決它。馬上,就跟段老師約了時間。

第一次的諮詢,段老師先給我一份類似問卷的紙,要我寫出自己的一些事情(個性興趣等),拿著筆,我突然驚覺我腦海一片空白寫不出東西來。簡單的寫了一些我自以為是答案的答案,段老師問我,你寫的你自己都很棒啊,那你的問題在哪?我不自主的留下眼淚,而且我對於我只回答得出”我不知道”覺得驚訝,因為一直以來,我以為我是了解我自己的...。之後在段老師細心且有耐心的引導之下,漸漸的似乎看到我一直以來以為那所謂『正常』的一部份,其實是並不正常的。而且從小到大我居然是不斷的在同一個模式中打轉。看到了這個起頭,讓我對下一次的諮詢帶來了相當大的期待...。

第二次的諮詢,段老師帶領我回到兒時的階段。在途中出現了幾次從小到大每當身體不適時就會出現的巨石壓頂的感覺,這讓我幾乎無法開口說話喘不過氣來,但是段老師要我自己以”願意去面對”來克服它,唯有自己願意面對才能真正的解決問題。在段老師的鼓勵下,好不容易推開了那大石頭後,我才發現我對於兒時的記憶,竟然是如此的陌生,或者應該說,原來我一直刻意的去忘了它。但它一直都在我的心中深處。幼兒由於父母工作繁忙,跟姐姐年紀也有點差距,我從小就渴望著身邊是有人陪的。無論在物質上有再多的滿足,心裡的那個空洞卻是越來越大越來越大...。即使身邊有人在,卻又害怕隨時會失去。我就帶著這樣的不安,一直到長大成人,但是我渾然不覺。

第三次的諮詢,段老師帶領我到學生以及成人時期的階段。天啊~同樣的模式不斷的在那轉啊轉的。跟朋友們的玩耍,我幾乎總是那麼的漫不經心,甚至不快樂。物質帶來的滿足,也只是那麼的一瞬間。但是當時的我,完全不知道這樣的模式終究只會帶來痛苦。於是我不斷的追求玩樂,一場接一場的飯局,真是可用夜夜笙歌來形容。購物也是我自以為可以快樂的方式之一,同一個樣式買不同顏色、同時大量購買等等,完全沒有使用就送人或是處分掉的也佔了不少...。雖然心裡是有些罪惡感,但是這種方式就是這麼的令人欲罷不能,似乎我大量的擁有這些東西,可以補足我的一些什麼...。
最後回到文章一開始說到,我回台灣前一天的那個飯局。原來是這天我的身體已經決定不再跟我自以為是的大腦妥協了,他要用行動來告訴我,別再傻傻的坐在那裡參加個自己根本無心參加的飯局,身體讓我嘔吐、心悸、頭痛,強迫大腦命令我馬上回家。做到這邊,記憶中突然出現了好多以前參加過的飯局的畫面,我根本就不開心,甚至於回家後不只不覺得愉快反而還更累。

最後一次的諮詢,段老師再次帶領我回到幼兒時期,找尋我一直在追求的、真正要的到底是什麼,好讓我解決這長久以來帶給我痛苦的生活方式。這時我更明確的了解,我需要的不再是那美麗的衣服或嘻哈玩鬧的場合,而是內心的充實。突然之間,以前那個總是以理性處理事物的我似乎退了一步,我也可以感性的面對事物了。同樣一句話、一個景色對我來說都變的是那麼的不同。即使只是漫不經心進入耳裡的一句話,也可以在我的心中發芽,帶給我某些領悟。更奇妙的是,在前兩次諮詢中都有出現的心裏的那顆大石頭,這次其實它也有出現,但是我已經不需要段老師的指引,就可以自己把它處理掉了。因為我已經了解,自己心目中的問題,只有自己可以面對跟處理。

寫到這裡,我真的不得不說,潛意識真的是個奇妙的東西。他會在我們需要他的時候出現,告訴我們一些訊息,只是我們往往很容易去忽略了它。好多朋友問我催眠究竟帶給了我什麼效果,我只能回答唯有實際體驗,才能真正體會。真的很感謝段老師,讓我有這個誠實面對自我的體驗,也讓我在將來的人生中,可以更懂得去珍惜自己並且去愛所有的人、事、物。祝福大家。

 

 

段老師的話

這篇文章其實在檔案夾裡放了半年,不是它不好,是因為太好了,我想,為了表達我對此個案的祝福,以及對去年311經歷重大天災的日本民眾,致上最深的祝福,我讓它靜待至今,在311即將屆滿一年時,放上網站。

J旅居當地多年,但這場天災,讓她開始出現了嚴重的恐慌感與諸多身心症狀,她當時就曾就診求助,然而並沒顯著改善,如她所言,一個月後,回台後,她的痛苦並沒減少,這讓她決定透過潛意識處理來面對解決。因為在心理層面上,她也實在想不出自己有什麼問題。

一般臨床上很容易先以災難為由,來判斷個案的問題,但從事潛意識工作多年,我知道,這場天災只是壓垮她的最後的一根稻草。還記得初次坐在諮詢室裡的J一邊頻頻拭淚,一邊填資料,可是等我拿起她填寫好的資料一看,完全看不出她”自覺”到自己過往有什麼問題,問她正在哭什麼,她也說不知道,而且是真的不知道,我相信,其實來這裡的個案,有四分之一吧,並不知道自己過去有什麼問題、創傷經驗,導致現在的自己變得如此痛苦,但你說她不苦,她又沒法停止哀傷與痛苦。相對多數個案會說小時與父母相處不好,或求學時人際狀況就不愉快等,J邊哭邊說我真的也不知我怎麼了,我父母對我很好,家庭經濟很好,送我出去念書也沒讀書壓力,每天都在玩,朋友也對我好,我結婚了,老公也對我好,公婆沒同住,我也沒壓力,人家看我過得這麼無憂無慮,我都不好意思說我很痛苦,因為說了,得到的回應都是,拜託,你這麼好命都還痛苦,那我們怎麼辦,所以我更痛苦了。

聽完她淚眼汪汪的苦不堪言,我告訴她,沒關係,就隨我提問聊聊你的成長過程吧,因為我相信也長期發現,人是有心理防衛機制的,往往不經意將一些不愉快隱藏淡忘或用其它方式來解讀它,因此久而久之,這些猶如消失在心靈表面地圖上的城市,被埋在潛意識的地底了,但存在過的,必留下痕跡。果然在初診談話約兩三小時中,透過抽絲撥繭,我帶她正視到,她自己有個她視為”正常”的模式,一直出現在她的生命裡---“不斷地玩樂”。

等到後續我們一次次潛意識處理時,真相如上述,完全顯影了。

她其實從小就很”孤單”,不知不覺地,玩樂成了一種救贖的最快特效藥,而家境也允許,因此,玩樂成了生活的唯一內容,從小到成長乃至到婚姻,甚至生了孩子,生活的內容幾乎都是和同學逛街,玩PUB,打扮,聊天,一攤玩完再到別處續攤,購物也是如此,買完這個再買那個。人們有種迷思,以為玩樂的人應該很快樂,錯,其實”沉迷於玩樂”的人,一定是內在很空虛匱乏,所以只能靠不斷玩樂,來假象地、短暫地填補內心空洞,可是一旦曲終人散,空虛感又更加深刻,只好再將自己投入下一場玩樂,其實,我發現,任何所謂的癮或狂迷,如煙癮、酒癮、賭癮、性癮、購物狂、上網狂、暴食狂乃至工作狂,其本質都是這樣的問題。

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一場史上憾天動地的天災在身旁出現後,J空洞的內心更加恐懼乃至完全現形的原因,因為,人在面臨生死時,絕對,內在都會對”自己這一生擁有什麼”產生一種不自覺的檢視,是這個最終發現內在如此孤獨空虛,讓她幾乎崩潰,但潛意識的聲音以身體方式(各種身心症狀如J的狀況)說給你聽,你不懂,它只好繼續更劇烈地說,直到你懂並療癒。J說當時天災後的一個月裡,為了讓自己的痛苦不要加劇,因為也不知怎麼辦,唯一的方法就是---不斷找朋友聚會,而且是”每天”,最後是誇張到連一起參加聚會裡頭的人們,可能都不認識,她在文章提到,回台灣前一天那場飯局,突然不斷地嘔吐、心悸,身體以此形式只為了對她說”夠了,不要再用這樣的方式了,這不是我要的!!!”(嘔吐是什麼,嘔吐的心靈意涵就是”我不要”。)

於是,當真相顯影後,也就是我拿出協助個案治本之法正式登場的時候了…,果然,J開始有了非常顯著的正面變化,她說,本來以前的她,一天都要約這約那,跑東跑西,可是她竟然可以好好的平靜的愉悅的,只是推著嬰兒車,在家附近小公園坐著曬太陽也很滿足,她可以回到真正生活裡,體驗每個當下的愉悅,心裡不再空虛,而是滿滿的幸福。一個月後,她回到日本,來信說,她刪掉了通訊錄上一大串其實只知道名字,只是用來有玩樂時可以通報作夥的人名,她可以愉快地帶孩子,孩子午睡時,一個人享受看書的時光。當然,在處理中,我們也發現,其實她之前的確有一些人際壓力,只是被她自己騙了,透過處理,她也能愉悅地享受真正充滿關懷的人際溫暖。

我記得她曾經在過程中提出一個疑問,難道人不能玩樂嗎?    我回答,當然可以玩樂,但是你的玩樂來自想藉此逃避與填補你的空虛,不去解決問題根源,這樣的玩樂其實只是讓你更空虛;此外,人生應是平衡的,不能都是工作,也不能都是玩樂,我們需要物質溫飽,也需要精神富足,我們需要同伴分享,也需要享受獨處,我們應該往外體驗世界,但也要認真傾聽內在,一如大自然的春夏秋冬、白晝黑夜、太極裡的陰與陽,動與靜,作與息,它們共同形構了平衡與智慧的世界。

近一年了,放上此篇文章時,還是覺得J的案例,有很大貢獻----
1.讓讀者看到原來外境(天災人禍)所留下的恐懼,其真正源頭是自己內在。
2.表面看不到問題出在哪裡,沒關係,只要你是真心全盤要解決現在的痛苦,潛意識與我,會幫你見到它並療癒它
3.任何逃避或以外在方式解決,只會讓問題更加惡化,因為它等你真正面對它的真相,它渴望內在的療癒。

J,老師在這裡真誠地祝福你,以及與你在同一片土地上的所有人,不論外境如何變化,內在永遠充實、平穩、幸福。也願所有與J一樣經歷痛苦的人,都能真正由苦之中找到更深隧的安適。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