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從怨憤到充滿愛

Sophie 撰

做完個案處理之後, 到今年參加諮詢室的身心能量進階課至今快上完, 這一年的時間我的身心都起了很大的變化:
首先是困擾我多年的偏頭痛, 自從小學三年級開始發作, 歷經各項檢查和治療, 後來因為過於依賴藥物而演變成慢性頭痛, 時常無法正常的工作, 更因為怕發作而不敢旅行或做劇烈運動. 其實當初在做完個案處理後, 我的頭痛已經很少發生, 加上後續來老師這兒的上課和回家練習, 頭痛只偶爾出現在身體疲累的狀況下了.這段日子來, 我察覺到原來過去的頭痛反映了我內心的壓力和脆弱無助, 頭痛讓我相信自己是受害者(父母打罵教育的受害者, 國中畢業就被父母遺棄不被愛的受害者,被公婆壓迫失去自由的受害者, 遇人不淑昏頭倒霉步入婚姻的受害者...), 而這受害者是需要被呵護,被理解,被體諒的. 我想統稱我有”受害者情結”一點兒也不為過. 其實頭痛也在反應我是一個無法獨立的個體, 曾幾何時我已經喪失了對自己的信任, 做任何事都需要別人的肯定和稱讚, 每天過著表面認真堅強,內心自憐渴愛的分裂生活. 頭痛是”逃避”的變裝, “順從”讓我不需要面對衝突, “隨合”其實是想避免承擔責任.這個頭腦每天要幫我處理這麼多衝突矛盾, 不痛才怪呢!

但從來段老師從不直接點破或批判我, 她慈愛的帶我進到內心隱晦處, 讓我自己在潛意識裡"看到"事件, 讓我自己體會事情的真相. 老師也不做評斷或強輸建議, 或許是因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成長因緣和進程, 自己真正領悟與內化的,才是真正自己的東西吧! 在這之前, 我的大女兒有過幾年的異位性口唇炎, 對從事兒科醫療工作的我來說,過去看此只是過敏的一種而已, 發作時擦擦類固醇就會緩解. 但自從我自己在這樣的潛意識處理與後續課程的學習中,身心得到安頓之後, 我對待孩子的方式自然地也有很大的不同, 我常會去區辨孩子有負面事件發生時, 是孩子的功課,還是我的功課, 還是學校裡老師或同學的功課? 其實到現在我竟都發現幾乎問題都不是孩子的, 而都是來自大人的. 很多問題乍看之下是孩子的, 但許多時候是因為我們大人"不當"的教養(不禁意)造成的, 許多時候是只要我調整好自己的心態,問題根本就不存在, 孩子需要的是時間慢慢的成長, 如此而已. 這一年來我們親子關係改善非常多, 孩子在學校的人際關係和課業都因此有了穩定的進步, 而那困擾她的異味性口唇炎竟已在不知不覺中消失了.這一年的後續課程裡,進階課是我最喜歡的, 每一堂我都充滿期待. 老師每次都深入淺出的帶我們"體驗"各脈輪的意義,而非只是文字介紹, 並且帶我們到入靜的狀態中觀照自己, 因為有了脈輪的認識體會, 我可以很清楚知道自己的問題出在哪裡. 每次練習完似乎都會多了許多清明的思想以及可以站在高處看事情的視野.有一次練習時, 我看到一些往事. 我高中時寄居叔叔家, 因為被嬸嬸嫌棄, 只能早出晚歸避開與他們接觸, 時常得留在K書中心過夜或在他們外出旅遊時戒慎恐懼的待在沒有鐵窗的公寓裡. 高三那年,我的頭痛是沒有一天不發作. 我一直覺得自己在那段時間為求生存耗費很多能量, 以致大學聯考沒有考好. 這次的靜坐潛意識探索中, 我感受到叔叔的心聲, 他告訴我他當時是很為難的, 三十出頭歲的人誰不希望有自己的小家庭, 夾在嬸嬸和奶奶(是奶奶堅持要我住叔叔家)中間,他也很痛苦, 也有會失去婚姻的恐懼. 我非常震撼!

如今已經近四十歲的我, 何曾體會過叔叔的心境? 如果我當時勇敢做自己, 不承接家族應該住在一起的觀念, 願意獨立自主及承擔自己的決定, 這段歷史會改寫. 終究是我自己的問題, 怨不了別人呀! 段老師這裡的課程和坊間是不同的, 老師非常強調脈輪的平衡,以及下部脈輪尤其是一到三脈輪的重要性,因為我們做為"人",大部份的問題根源都出在這裡, 生生世世不斷變裝出現, 所以老師用了很多的時間,以實例或在潛意識中讓我們理解感受, 上完脈輪課, 許多往事都有了解答: 以前總覺得親戚們比較喜歡弟弟們而忽略我 現在我知道原因了-- 總是繃著一張臉, 有話不敢說, 總是想討大人歡心以獲得大人肯定的小孩, 有誰會喜歡呢? 我總覺得自己跟父母親友疏離, 其實是我自己無法自在表達, 刻意跟他們保持距離. 在同學鄰居間也是一樣, 疏離可以讓我不必和他們的生活有連結, 不被要求期望, 所以不需要負擔什麼責任. 原來之前的我,前三脈輪有好嚴重的失衡啊! 以前自己群覽心理學書籍, 卻都是看在表面而無法內化,然而段老師的方法卻讓我體會得好深刻. 上完一到三脈輪的整合課後, 我在某一次的練習中彷彿看見宇宙大爆炸, 產生許許多多的能量體, 我也是其中一員, 第一次體會到”空”的狀態-- 沒有形體沒有情緒沒有思想, 非常清明舒適, 充滿了愛. 人世變化宛若一齣戲一場夢, 最終我將返回這個狀態-- 這個體驗對我的啟發很大, 自此之後, 不管生活中發生了什麼事, 我都提醒自己把它當成是功課欣然接受承擔起該做的, 放下無法改變的, 並願意付出更多跨100年之前我們要搬家, 我做了以前從不會做的事: 耶誕節我帶孩子們到新社區參加party, 我很坦承的和新鄰居相處, 互相拜訪各自的家, 吃吃喝喝好不快樂, 孩子們也很快的交了新朋友, 這是我在舊家社區從來沒有過的也不會想做的學校志工會議的閉幕式,我代表上台分享, 本來已經擬了稿子, 上臺前我決定做個實驗, 放掉寫下的, 讓內心的聲音自然發揮, 短暫靜坐完我上台, 發表了生平第一次誠懇沒有矯飾的演講, 獲得大家熱烈的鼓勵, 我看到有些人哭了, 那一刻我知道自己已經累積了自信, 我願意對別人坦承, 也能承受後果, 往”獨自站立”又更接近了一步.

現在每當我察覺到情緒變化身體緊張或僵硬時, 放鬆讓自己進入潛意識狀態, 傾聽內心的聲音, 時常能因此穩住自己.
段老師時常說”無苦無道行”, 我覺得把苦看成是鍛鍊自己的功課時, 非但不覺得苦, 反而覺得很幸運能看到這個變裝後的真相. 過去的我對於開車很慢或插隊的人總是很不耐煩,很多批判, 孩子們也學到我的煩躁, 現在對於這些狀況我可以平靜的等候, 甚至退讓. 也許開慢車的是老人家或是剛學開車的人呢; 就算被插隊, 我退一步, 雙方都平安, 對方也有可能會有自覺呢,沒有自覺那就是他的損失了,那是他的功課. 過去我很怕跟成年男人獨處, 怕發生不好的社會案件, 這次搬新家讓我有很多練習的機會. 我用尊重, 尊敬專業的態度跟師傅們相處, 他們同樣以禮相待 . 而且奇妙的, 我看到無論是修改櫃子的,裝鋁窗的,或油漆的師傅們都付出最大的努力為我服務, 我的內心充滿了感恩-- 他們長年接受訓練努力工作, 讓我輕易享受到他們的作品,我真是何德何能! 這也是老師說的, 我們每天都跟無數的人產生聯結, 有著善緣, 生命無時不充滿了愛, 我們怎麼能怨嘆沒有人愛呢?
非常感謝段老師用她自己的生命例子與體悟, 傳道予我 ,看到老師在她生命路上關關難過關關過, 我真沒有失意喪志的理由. 猶記老師的一句話: “有覺知, 就在往平復的路上走”. 我很慶幸有機緣上段老師的課, 找到處理與平復之路的指引和方法, 未來我仍需虛心努力,不要讓學到的東西荒廢了. 我常建議朋友來找老師,面對處理解決問題,在這兒,我也很誠心的建議做完個案的朋友們把握這殊勝難得的機緣, 繼續上完基礎課和進階課, 您的收穫絕對比您能想像的多, 您一定也能和我一樣享受成長的喜悅. 還不敢誠實面對自己的朋友們: 只有看見真正的自己, 才能愛自己,享受人生美好的風景. 嘗試看看, 希望人生這一遭您不虛此行. 祝福大家!

 

 

段老師的話

Sophie來與我結緣,已是一年多前的事了,但這一年她繼續在諮詢室,參加我特別為處理過潛意識的個案們,所設計的系列身心能量課程,當出設計此課,是個案們常說完成了處理,感覺很棒,但總是耽心之後若還有問題怎麼辦,我很清楚,事實上
,兩個週期十個小時的處理,雖已為個案做了內在質地上的處理,而且已經算很難能可貴了,但人的習氣之重是三四十年乃至四五十年累積而來,甚至說穿了,恐怕是多生累世所積來的,十小時 一個月的時間裡,因為每週見到我,我協助處理,個案用功,有了正向變化,但是生命的外境與功課形貌變裝甚多,非是長期學習者,恐也不易自行認出並處理,所以當年我開設了這樣的課程,就是希望讓個案們不只是得到魚,還學會怎麼自己做釣竿,怎麼釣魚.而過去也參加過它處心靈課程的Sophie,因為在個案諮詢中得到了非常不同以往的內在處理,所以一做完個案,
她就立刻預約了來年的身心能量課程.
一年兩段課程,在基礎課上完再轉入進階課的過程中,隔了數個月,原是要讓學生們回去練習,但眾多因緣,走了幾位學生,我很清楚我不喜於去宣傳這兒的課程,有緣自會相見,是我秉持的,也因此在我從不刻意包裝的課程中,在基礎過程,學生還感受不到什麼神奇變化,大概對比之下,在諮詢中的變化太神奇了吧,但所謂基礎課之稱為基礎,就是在為學生打下心靈覺知的能力,這一如學武術的最初,除了蹲馬步還是蹲馬步,一點都不炫,但徒弟通常想趕快能學會飛簷走壁...,於是就會有人退出.然而這基礎若不打好,沒有一顆能覺知的心與方法,又如何學習後頭的東西呢.
在上脈輪課之前,我總是叮囑要繼續學習的學生們,不要貪快自己去坊間買脈輪的書來讀,"知識障"絕對是心靈進步的一大障礙,特別是現在坊間這類資訊多,但殊不知,那種頭腦知識來的,不但不能幫助瞭解自己,反而還可能先入為主的讓自己誤"以為"自己的問題是什麼,最後即是遇到真正知道如何幫助你的老師,也已被你的先入為主擋在門外了.在個案諮詢中,我也常遇到類似的個案,一來就滿口專業名詞分析自己的問題,其實我還蠻怕這樣的個案,因為,這往往已是防衛傲慢心在前擋路了.
進階課程中,我向來的方法不是依靠文字,,而是透過帶領學生,在基礎課的方法上,於潛意識體驗,來"遇見"脈輪,如此自然讓學生"明白"每個脈輪與自己生命的連結是如何展現,或因著脈輪進而明白自身的各項問題乃至心態情緒,欲求與恐懼是如何地變裝發聲,這樣的學習我認為才是有意義的,否則光知道脈輪名稱與代表意義,即使洋洋灑灑得以列表,卻又與各自的生命起了什麼作用呢,對於自我認識與處理又起了什麼幫助呢.
更有趣的是,其實這些課程已在諮詢室上了七八年,每年隨著不同特質的學生組合,我在過程中都會隨之有些小變化,來呼應引導該班的學生,於是一如Sophie,學生們能愈來愈從課程的學習中,認識自己,修正自心.
猶記得Sophie以前來找我時,是個非常怯懦又充滿委屈的人,如她所言,就是個完全的"受害者"但這一年多,她真的是很用功,每回上課後,她都做了我交代的練習,因此如她文章裡那些真實的體驗與改變,不斷在她生命裡發生,還記得她代表全校志工上台那天,我因著九旬高齡父親發生意外,緊急須進行手術,我當天衝下南部,獨自一人坐在手術室外,正當我感受到不安與孤獨時,突然收到Sophie傳來的簡訊:
" 老師 ,剛剛我在兩百個志工面前做分享,得到熱烈的鼓勵,我很感動,很感謝您
的包容與教導,讓我走在一條正確的道路上,我會繼續努力."
那一剎那,我很感恩,自己這一生也能走在這一條自我覺知的潛意識道路上,這條其實是與佛法修行完全合一,甚至是為修行打開重要基礎的方法上,它得以讓我們不淪於文字或知識的傲慢,而是能夠真正"實修""觀照到內在最底層".
多年來,我身旁有學生來來去去,也有學生與我從一始學習至今,從個案諮詢,到基
礎課,進階課,乃至每月一次的固定共修課,他們每個人也都是如同Sophie從之前的怯懦負面,轉便到自信自在愉悅,並愈來愈能面對處理生命的課題.這封簡訊,讓我彷彿看到課堂上每一張臉龐,這些與我有緣且是難得珍貴的一顆顆心靈.
我感恩,也祈願著,願我有這德與力,透過潛意識處理這善巧的現代方法,帶著有緣個案離苦得樂;
願我有不懈的誠實與願力,在自身生命中繼續觀照自心,因著親身的體驗,而能將如此"法"的妙義(非僅文字),傳予學生,讓他們也能自利利人.
Sophie,恭喜你踏上了自我覺知這條路,老師很樂意也榮幸能繼續帶著你,記得此刻我送你這句話---這條路沒有終點,只有當下.
祝福你!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