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放開心胸面對,勇敢面對處理

E 撰

生命是個因緣具足的過程,直到來到段老師的催眠諮詢之後,才深深體悟這一點。近幾年來婚姻生活愈來愈不快樂,但其實我一直清楚,這並不是這幾年才出現的問題,而是從結婚之初,從交往之初,從過去每一段戀愛過程,從青少年時期,甚至童年就種下的因子。我一直明白自己從小就有無法自在表達自我的問題,所以一再一再在各種親密的關係當中扮演無聲、忍讓、被動、犧牲奉獻的角色。雖然知道這個問題,但我害怕去看,我害怕去面對自己因為這樣的問題在過去的人生當中做了多少錯誤的選擇,將掌控權都讓給了別人,把日子過得爛糊,滯淤不前。我也不知道如何去解決這樣的問題,於是在無法面對自己、又沒有能力解決的情況下,我怪罪先生、怪罪公婆、怪罪環境,怪罪這些外在事物干預束縛我,讓我這麼多年來過著痛苦、不被了解、不被欣賞尊重的日子。

 

終於在今年我壓抑到了一個頂點,於是向來害怕衝突的我,開始和先生爭論、吵架、指責他過去種種的不是。他對於我激烈的轉變感到非常意外,也無法接受我原來內心有這麼多反駁他的聲音。於是兩人開始冷戰、爭執、冷漠以對,我也提出了埋在心裡很久的要求,離婚。

但其實我的內心是不安的,我知道在爭吵和怨懟當中結束婚姻關係,並不是解決根本問題的方法。我也知道我如果不想重蹈覆轍,就必須把功課修好,不管是婚姻,還是無法表達自我的問題。於是我找到了段老師,希望藉由她的引導,好好面對處理這累積已久的課題。

踏進段老師的工作室,需要莫大的勇氣。因為對我來說,要在一個陌生人面前把自己的恐懼、逃避都挖出來,是非常困難、令人害怕的一件事。但是第一眼看見段老師,就有一種非常熟悉的感覺,老師有一種安定人心的能量,讓我心安不少。不過在最初的諮詢和催眠處理中,我心裡還是有些許抗拒,畢竟逃避的習氣已經跟了我幾十年,我很害怕一旦攤開自己、揭開了痛苦的瘡疤,自己會承受不了。但是在老師溫和又堅定的引導下,我明白如果我心裡持有任何保留態度,對處理過程是完全沒有幫助的。誰都不能幫自己,唯有自己願意去看見,才能真正看見。於是我放開心胸,全然讓老師帶領我的潛意識去回顧過去,很快的我便進入了狀況(後來也體會到,先前這些擔心都只是我的妄想,因為勇敢面對過去之後,內心反而非常平靜)。

在接下來幾次的催眠處理中,老師讓我清楚看到了自己從小到大非常在意外界眼光、害怕衝突、害怕被討厭、不敢做自己的問題。透過處理過程,老師讓我感受到了宇宙間無條件的愛,讓我體會到每個人都是獨特、值得被愛的。我感到內心充滿了源源不絕的能量,不再空洞,不再需要向外追求別人的肯定讚美,也不需要再去委屈自己迎合別人。在催眠處理的過程中,老師並沒有針對婚姻的部分做任何的建議,但是透過自我肯定的處理,我開始清楚應該如何處理婚姻(和其他的人際關係)了。

結束催眠回來之後,並沒有刻意撥出時間,而是把每個生活的當下都拿來做練習。我覺得自己心境變安定了,在一些過去可能會引發負面情緒的狀況下(例如與先生的互動),我發現自己現在會很快地跳脫出情境,用比較超然的角度去覺察自己的情緒,也能感受到對方內心深層想說的話,於是就會減少繞著情緒化的字眼打轉或爭論。也常常能用客觀的眼光去看對方做的事情,欣賞並肯定對方的優點,這是以前困在問題關係裡面時,不可能做得到的。 
和先生的溝通也有明顯的改善,我可以開始自在說出自己的意見而不必擔心什麼,也隨著我的改變,先生開始學會尊重、給我空間,也願意支持我在工作事業上的一些新計畫和安排了,這是很令人開心的進步。我體會到,不管未來婚姻關係是否要繼續,能夠用成熟、坦然、對自己誠實的態度,去溝通、尊重和接受彼此的想法和決定,才能真正活得快樂自在。
 最後,我很感恩有這個機緣能夠遇到段老師,也非常感激老師的指引和鼓勵,讓我解開內心的結,讓生命出現了轉折。過去總後悔自己做了很多不快樂的決定,蹉跎了歲月。但是老師讓我明白了,人生中不同的道路只不過提供了不同的場景、不同的人和關係,讓我們練習相同的東西,直到學會為止。如果某個功課沒有學好,走到哪裡其實都是相同的,即使換了時空,問題也只是以各種不同的外相姿態出現而已。所以誠實面對自己,才能夠早日學到此生該學習的功課,也才能真正不假外求,獲得內心的平安。

 

段老師的話

旅居國外的E特別為了這段處理,將事情排開回到台灣,這樣的義無反顧,應已代表,她真的準備好了。(這點很重要,最重要,因為這不是我能給予的。)

常有預約者在電話裡問我,
什麼是準備好了,什麼是完全的決心。其實我在網站多處已說明,但我仍願再次說,那就是---雖然你的原因是要來是處理人際的、婚姻的、工作的、情緒、表達、自信等問題,但在實際做潛意識處理時,你必須是願意面對從小到此刻你各個面向的問題。

舉例,你來處理成年後的人際問題,但是在潛意識裡沒有一個框框界限說,喔,人際問題的邊界在哪裡…。在潛意識中,人際問題生根長大之處,可能與童年家庭裡的親子乃至一段過程(例如父母離異爭吵、忙碌少在家、倒債、溺愛等)有關,可能與在學校的學習表現(可能是表現不好,但也可能是表現優異造成的…)有關,所以,倘若個案來此,卻不願面對小時候某段與某人的關係或過程,那等於無法做好這樣的處理。但若個案,先閱讀過本網站的一些文章解說,基本上都是已帶著開放的心態而來,其目的只有一個----已夠慘了,不想再繼續這樣了。E就是這樣一位代表吧。

但 E逃避慣了,處理時,習氣跑出來做梗,所幸在我的情理兼具的說明下,她在也是受夠了這些問題帶來的痛苦,於是如她文中所言,她豁了出去,就是跟著我的引導在潛意識中,讓潛意識的智慧帶著她,不抗拒,完全隨順,於是一段段糾結創傷流瀉了出來,自然這也就展開了我能協助處理的素材。

有些人也誤以為所謂童年的創傷一定得是什麼很大很了不起的事,其實不一定,創傷不一定來自表相巨大可見的事,例如當父母只是開心的稱許姐姐考上第一志願,在旁看電視的小女孩,可能無形中已在心裡烙印了一個大大的內在渴望與壓力恐懼,因此問題的處理也不會僅回溯處理某一單一事件,往往是類似的情境主題,不斷在個案心中累積刻痕成一種方程式般的定型模式,這些模式日後在未覺知與處理之前,便會一直繼續變裝與複製在其人生中。例如E,從小因一些過程,成了不斷壓抑、不敢表達的模式,如此即使到了結婚生子的成人年紀,但其內在還是那個抿著雙唇、含著淚水、縮在牆角的小女孩,然而週遭人事物對你的角色期待已是成年人了(代表著能獨立、承擔、表達),於是在實際生活裡,不論是工作的展現或人際的相處,便開始更劇烈出現衝突不悅,形成無法逃避的困境。

也有人會說”我個性就是這樣啊!”改得了嗎?我常提醒個案,個性就是長期的內在模式定型了,所以若你想改變,真心想改變,請放心,只要面對內在真正的問題根源,並在潛意識處理中好好配合進行與內在智慧的對話,其實那個所謂的方程式會奇妙地改變,甚至改變的面向之廣及速度之快,我長期發現,都與個案的決心有著完全正比的關聯。一如E,回到原居地之後,她說所謂沒特別做我給的功課,只是在生活日常中去觀照,但其實這就是我給的功課之一,將在這裡體會領悟到的方法,實際運用在生活中去觀照、思惟、修正。

恭喜E,可以在萬般絕望的懸崖,鼓足勇氣,一改逃避習氣,認真完全地面對,於是你的潛意識、我以及宇宙的愛,都得以完全會合,帶給你內在真實的改變──工作與婚姻皆然。雖然物理距離挺遠的,但是,E,請相信,當你只要繼續以所學得的方式貫徹在生活裡,老師的愛與宇宙萬物的愛都已在你身旁了。
加油,祝福你!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