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誠實傾聽潛意識之後的心開意解                                                                                                                           
TZ 撰

              從當初做完催眠潛意識處理,接續參加老師所開設的潛意識身心能量課,再跟隨老師於清淨教室固定每月一次在覺心課程學習佛法到現在,已將近5年半的時間了,回顧這段時間,自己的身心都有了成長與正向變化: 

             首先,改變了我沒自信、不敢承擔的問題

              我從小就是個沒自信、害羞的女孩,猶記得國小時的我,每當下課,自己總是孤單一人坐在教室,聽著看著身邊的同學都在嘻笑打鬧,自己就是不敢主動接觸同學,但內心其實是極為渴望能加入群體的。在家,我也不會主動和父母說我在學校遇到的問題,因為父親對我來說,是權威、有隔閡的,母親雖較親近,但因為太在意自己是不是母親心中的好女兒,因此從小就只知道用功唸書,有心事則往肚裡吞。這樣的模式,也一直影響到我出社會進入職場,每換一份工作,面對全然陌生的環境,都會感到不安與恐懼,工作中遇到問題,不敢主動發問,常是自己悶著頭做,因此常感到焦慮與煩惱。 

              做完個案處理與學習身心能量課之後,我和父母的關係有了很大的改善。猶記其中一次老師引導我在潛意識狀態中,我體驗到了父母親對我純粹的愛,我回到小時候的自己,在母親的懷中,看到我爸媽充滿愛的笑容看著我、逗著我,我感到無比安心與溫暖。這個體驗讓我明白,其實父母最初對孩子只有純粹的愛,只是我長大後,父母因他們自己本身的欲望、恐懼,帶來了責罵,讓我漸漸武裝起來且愈來愈沒自信老師讓我清楚地學會了如何放下「對方如何如何,彷彿代表我不好」(例如:爸爸罵我,彷彿代表我不好)的編織,自己就能獨自站立、恢復自信。現在的我,對父母已沒有了怨懟,甚至能主動關心他們,這是以前的我絕對辦不到的;工作上,遇到不懂的問題,或案子遭遇困難,我也敢主動求助同事或上司,於是才發現其實同事都是很願意幫助我的,還因此拉近了彼此距離,以前覺得,問問題就代表自己很弱,現在知道這都只是自己的想像。

       接著跟隨老師學習佛法這幾年,我覺得自己的能量已慢慢長出來,對於生活中的選擇,我開始敢自己做決定去嘗試,像前年年底我就與朋友去泰國清邁自助旅行,父母當時怕自助旅行危險,一開始很反對,但經我說服後(我開始有能量能表達自我,並還能好好理性地說服他人),他們也同意了;去年我甚至有了勇氣轉換職場跑道,到我一直想嘗試的工作。在這些過程中,我都漸漸學會了承擔並有所成長。


       一切以為愈來愈好了。然而,今年三月,我提出辭呈打算離開原來的室內設計工作,因為對於未來的方向很彷徨,想請老師幫助我釐清方向,於是在三月下課後,我私下求助於老師。但當時我還不想讓任何人知道我已經要離職的狀況,因為心裡覺得自己的決定很魯莽,於是我問老師的問題是:工作壓力很大且沒有興趣,該怎麼辦?老師便建議我,可以先不要辭職,在工作閒暇之餘,嘗試看看自己練習做設計稿。那當下我更害怕說實話,自己猜想著老師可能會覺得我太衝動,怕老師覺得我不好,所以沒有鼓起勇氣說出實情。

       接下來的兩個多月,想起沒對老師說真話的事,得很懊悔,但又因不敢承自己的不老,忍到後受,於是到了7月底,我又來到一個極度的低潮混亂,我終於決定向老師坦誠實情,並想請老師幫我做一對一諮詢。很感恩老師知道實情後,不但沒有責備我,而是第一時間表示心疼我這段期間心裡受苦了,並立刻幫我安排諮詢時間。

       與老師進行諮詢時才發現,其實是因為我覺得自己很衝動、沒想清楚就辭職,所以想像著老師也會這樣看我,是我把自己的恐懼,複製到別人的身上,覺得自己不好,於是認為別人也會這樣看我。但其實老師唯一想的,只是怎麼幫助我,老師說如果當時就知道實情,既然我已要離職了,那麼老師就會建議接下來該怎麼做。

       這幾個月來,我一始也是瞞著家人,辭職後,還假裝仍在上班,後來我母親知道我離職後,不時的就幫我注意工作機會,一看到外貿協會在招考徵才,就叫我去試試看,我心裡雖不太想去考,但因為還沒找到自己未來的方向,心裡其實想拒絕母親,但又怕他不高興,就硬著頭皮報考,面對這個試,自己心清楚是了母去考的,加上只2人,準備應考時,就沒信心和力,同時也伴隨著焦慮,因為我壓抑自己心裡的聲音。老師這天在諮詢時點醒了我:我與母親兩方猜來猜去是很累的,母親猜我,我也猜母親,當初如果我自在表達自己的想法,和母親溝通,自己心裡不但不會有壓抑、掙扎(弄得身體也快生病了…),母親知道我的想法後,在這過程中,也能學會尊重小孩。

 這令我想起去年我自行決定從做了四年的工作離職,去做製片助理,母親事前都不知道,後來是在我去墾丁拍片時透過電話他才知道,當時她雖然情緒激動、很震驚,但在我說明我的想法後,他最終也是尊重我的選擇。另一個例子是,老師聽到我說,某次我在自己房間禪修(在清淨教室覺心課程所學習的靜心方法---禪修),把房門關上,母親叫我們到客廳吃水果,沒聽我應聲,就過來敲我房門,我沒回應,他就打開門,看到我在禪修,他也沒吵我,就又幫我把門關上。老師聽了當場提醒我:你看,你母親只是想知道你在做什麼,她知道就安心了,她並沒要干涉你啊。這一刻,我才恍然大悟!原來都是我自己想像出來的,想像母親如何看我、想像老師如何看我

       老師說,我一直是用著我從小對母親的印象,在與母親相處,我怕被母親反對,因為如果母親反對,彷彿代表自己不好,因此我無形中建立起一種應對的模式:選擇不說出自己想法,悶著頭做。於是,我看不到我母親其實明白後,是會尊重小孩的。母親會干涉小孩,通常是覺得這個小孩自己沒辦法解決了,才會出手干預,所以只要清楚自己、知道自己現在要做什麼,和對方溝通,讓對方了解就好了。 

這天和老師諮詢完後,我已清楚現在想往網頁程式設計發展,諮詢後隔兩天,我母親問我說要不要去試試看某汽車公司的職缺,我鼓起勇氣說出了我想把網頁設計學好,之後就找這方面的工作,我母親聽了也沒再說什麼了。很高興我突破以前的慣性,但還是有些擔心怎麼我母親聽完沒任何反應?沒想到隔天,他突然叫我看報紙的一篇文章,報導美國近來掀起轉行學程式的風潮,軟體工程師人才大缺的消息...,原來,我母親是有把我的話放在心上的,且應已在心中支持我的決定了。

       老師另外給我一個建議:對於過去已做的決定、選擇,倘若如今覺得這不是現在的我所想要的,不要因為怕賠了、浪費了前面已花下去的錢或時間,就這樣放任自己在不想要的狀態裡繼續下去。應該是停下來思考,到底繼續下去,對我是真的好嗎?是我真的想要的嗎?

       老師舉去年自己的例子給我聽,老師去年七月底本來計劃去國外旅遊5天,六月已付給旅行社訂金2萬塊,但沒想到七月時,老師的父親病況突然急轉直下,變得很不穩定,當時老師想:如果我出國了,但父親這期間發生什麼事,我要怎麼處理?提前飛回來?過程恐怕更複雜,且帶著這樣的心情也沒辦法真的安心在國外旅遊,甚至倘若父親真走了,那遺憾不是金錢能計算的。於是在衡量後,老師毅然決定不去了,雖然賠了那2萬塊可惜,但是避免了後續可能發生的一連串狀況。相對地,多數人可能會想,若不去,不就賠錢了嗎?就像鄰國發生MERS疫情時,很多人只因訂金已繳,還是硬著頭皮,帶著賭一賭的心情去旅遊,但可能之後又要收拾更多煩惱。老師舉這個例子,是要表達凡事應該在當下的因緣狀態下,衡量出一個當下最適當於自己與眾人的決定,而不是任由自己被外物或過去所綁架原來,不管在工作、感情上,或是生活中的任何選擇,都要在當下的因緣去做考量,別活在過去,要活在現在!這真的給我很大的啟發,未來在人生的十字路口面臨選擇時,能讓我有所依循。

       從這次不敢說、不敢問老師的經驗,我體會到,我因為自己害怕老師怎麼看我,而在當時不說,平白在這幾個月裡受了這些苦,但如果能一次次從苦中看懂自己的課題進而學會,這些苦就不會白受了,反而成了心靈成長的養分。

       深感幸運可以遇見段老師,除了在我最苦的時候拉了我一把,還不斷地教導我在往後的人生中,如何觀照、調伏自己,做自己生命的主人。當遇到自己解不開的結時,老師也會適時伸出援手。謝謝老師總是散發著慈悲與智慧的光輝,照亮著我們,讓我明白,只要我們願意走出來,就能照到陽光,得到溫暖與療癒。

              寫到這裡,更能體會班上一位同學形容:老師的心就像那條河一樣(老師在網站的聞思札記裡有一篇文章河的前世與今生”),是那樣的長長久久、無窮無盡,如此巨大的愛,環抱著眾生。

 

段老師的話:

             TZ已與我結緣五年多了,仍清晰記得當時她來找我,才是個剛畢業沒多久的大女孩。當時她來,告訴我,她在面對人生工作方向,雖然有某些興趣,但從不敢去嘗試,人際上也有諸多恐懼。我與她在初次會談時,瞭解了她的成長背景後,便清楚TZ需要的不是一般坊間的自信激勵課程,也不是更多勵志安慰(這些她自己都嘗試過),或給她一個人生方向。因為絆住她的,是她那過往二十多年來缺乏自信、恐懼他人(父母是此模式的原型)的生命模式。因此當時,我在催眠潛意識處理中,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就是處理他的生命模式---面對父母,渴望被稱讚、害怕被否定,不斷在蒐集我不好的證據。

               千萬別小看這類模式,若任其發展,它將繼續延伸到學校,父母的位置換為老師、同學,於是在家的畏縮恐懼,複製到學校;導致學習壓力放大、人際關係不良,然後又隨著肉體年齡成長,這模式繼續帶到職場,渴望被稱讚、害怕被否定的對象,只是再換成公司的老板、主管、同事、客戶,如此再有聰明的頭腦與先天的才華,也難以施展,人生怎有辦法成為彩色呢?這就是我常說的,猶如開機方程式沒改寫,不論這只電腦帶去哪兒開機,它都還是依同樣方式跑一遍開機程式,人生亦然,同樣的渴望與恐懼不曾被處理改善,不論面對誰、換到哪兒,仍舊一樣。然而要讓個案認出這些方程式,就得進入潛意識狀態。

              當時在處理之後,如她文章所言,她開始能關心父母,與父母輕鬆相處,甚至有勇氣轉換去做有興趣嘗試的工作,承擔轉換工作的未知壓力,雖然這一路還是顛簸,但因為TZ自從潛意識諮詢後,又參加了當時諮詢室不定期開設的潛意識自我覺知身心能量課,甚至後來繼續來到我所設立的,一個較屬於長期修心的清淨教室體系,每個月一次地來穩定學習。使得她上述的模式、慣性、習氣,能在一個較長期穩定的學習環境裡,逐漸長養出覺知力,以及熟悉一些對治、調伏心的方法

                可能會有人問了,不是做過潛意識處理後,一切都能得到改善嗎?我會說,當然可以,且是質的改變。這是屢屢在各種問題的個案身上都能見到的。個案在歐蘭朵這兒,經過兩個週期的潛意識處理後,我多能夠引導個案朋友,清楚地認出其表相困境或問題的底層癥結,並找到內在方法,讓個案學到如何在生活裡覺知、面對、調伏類似問題

                質的改善,往往能帶給個案一種新的心靈視野,使其得以重新看待在他身旁長年的困境(人或事皆是),進而產生一種來自自我內心的力量,去感受、面對,甚至創造一個正面能量的自我,包括表達自我、承擔責任,乃至發展出對他人的關愛。但是在我多年的臨床經驗裡,我必須說,的改善,若要擴展到的改善,那得要靠個案朋友持續練習我們在潛意識處理中學到的方法,然而這就是弔詭所在,因為質的改善,令個案感受到正面變化,個案朋友就很容易不再做練習了!這有點像是生病時,會乖乖遵照醫囑服藥,等到病好了,醫囑便拋諸腦後了,而這就是人性---惰性。或再一比喻,一個國家軍隊,有外侮強敵環伺時,將士必齊心奮力整裝操練,但一旦外侮退走,再次太平降臨,那麼夜夜笙歌還來不及,誰還會在大太陽下揮汗操練呢?

        然而,那些負面的模式習氣就像敵人,總在我們還來不及鍛鍊出另一種正面習氣時,它便出現,再次考驗我們TZ今年三月的恐懼、不敢對老師說真話(都來課後求助了,卻不敢說出已遞辭呈,只是問老師:我對現職沒興趣,怎麼辦?),正是過往模式、習氣(害怕被指責)的再現,而這一切挑動,來自於他自己其實已在心裡指責自己辭職是衝動魯莽的,於是就像一個戴著墨鏡的人,看世界怎都黑的,他指責自己了,於是也認為別人(老師、母親)也會如此指責她。

                因此七月時,當她寫了Line對我吐實時,我讀後第一念是,TZ何苦這樣虐待自己啊,若早說,我幹嘛指責你,我若當時知道你已辭職,就會想想,怎麼協助你從潛意識去認識此刻你的內心,你內心是想走什麼樣的人生方向啊!結果這三個多月的隱瞞,她換來了更沮喪(不知要做什麼,覺得自己不好)、討好母親(想像母親也覺得自己不好,怕失去她的愛,所以討好她,去報考一個根本不想去考的試)、恐懼做不好的更沒自信(因為根本無心準備應考,果然考不好,更覺得自己不好),這般的惡性循環,幾乎讓她的身心狀態又退回到最初來找我時,幸好,她還是來吐實並發問了。

               當然,過去五年,她在我這兒的學習,縱使再如何因著內外太平而怠忽,仍還是累積了某些功力了吧,所以,這次,一場兩個多小時的會談,我把她的問題指出核心,並將過往她在我這兒學習過的東西,點撥了她幾下,她便能立刻融會貫通、心開意解、充滿自信力量,知道接下來該如何面對、如何做了。(如果是不曾在這兒處理或學習過的一般個案,我是不會輕易在語言上點破問題、用頭腦語言說破,除了因為個案的心理防衛機制,因為一般人多是用頭腦過活,長期聽不見內在潛意識真正聲音,我若說破,即使事後證明是真的,個案當場也不會相信與認同,即使相信,也無法改變,一如之前TZ"頭腦"知道,一些對母親的猜測想法是自己的假想,但就是沒辦法放下那個假想,繼續被那假想牽制著。所以在言語上說破了問題,對個案沒有任何助益,我是不會做那樣無益於個案的事。因此初來的個案,我還是得帶個案進入潛意識狀態,一步步帶著個案在潛意識中去回溯、經歷,在潛意識的狀態中,得到了悟,這才真的能幫得上個案。)

                 
那代表我的處理方式,不帶TZ聽潛意識的聲音了嗎?不是的。那是因為TZ經過這五年的學習,已經能睜著眼睛,在談話中,正視其內在真實聲音了(只要她自己願意誠實面對),因此即使我們表面看似沒在做潛意識處理,實則我們師生一直在進行潛意識對話了。

                 因此,我想藉著TZ的此篇分享,再次強調,模式、習氣、慣性,確實不是一兩天、一兩週、一兩個月,乃至一兩年,能全部徹底改變的,除非,除非,除非,你用功,持續地把你在潛意識處理,乃至後續課程裡學習到的,持續練習(練習方式,其實老師都會在每次諮詢處理後教導)。否則,就像你的坐姿不對,導致腰椎受傷,一旦調整糾正後,你得每天都以正確方式坐啊,不然若還是放任自己,或又不自覺地翹腿或傾坐,最終腰痛還是會再出現啊。因此,這也是為何我說,其實潛意識處理中得到的領悟或學習,若帶進日常生活裡,時時觀照、修正,其本身就是一條修行之路---修心、修正心、修正心中過往負面模式習氣

 

               這樣的修行,絕對是一條有益無害的道路。我自己本身,十多年來一直這樣做著,也帶著個案、學生,在歐蘭朵潛意識諮詢室、清淨教室,如此做著,也許過程裡有著滅苦之苦,但是這些調伏、對治過程的心的辛苦,總能換得讓我們愈來愈自信、愉悅、自在的甜美果實,讓我們能夠愛,愛自己、愛他人!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