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Why  個案心得及老師解析
 

* New! 焦慮與抗拒成為一個照顧他人的角色 2018.11
Being Anxious and Resisting to Become the Role of Taking Care of Others
* 莫名的潔癖恐慌 2018.4
Inexplicable Panic of Fearing to Be Dirty 
* 憂鬱症 2018.1
Depression 
* 童年匱乏愛,導致偏差的愛情及人生方式  2017.7
* 焦慮沮喪 2017.7
* 恐慌症  2017.1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 內在能量依賴沒長大,導致的情感與人際痛苦
* 恐懼、不敢表達、選擇及承擔---修正負面模式習氣 
* 工作及人生茫然無方向
* 憂鬱症,缺乏動力,易怒
* 情感挫敗不斷重覆
* 人際恐懼、自我封閉
* 既逃避與競爭的矛盾性格
* 暴食及人際上的不開心
* 憂鬱症,人際退縮
* 身心症狀、心悸、恐慌症
* 婆媳夫妻親子關係緊張與憤怒
* 缺乏自信,不敢承擔,甲狀腺機能亢進
* 習於逃避,婚姻不順遂
* 暴食與購物狂之成癮

 
 

* 煩惱於教養孩子及創業工作  

轉煩惱為智慧

 Min 撰            

              原本是因為孩子在學校的學業上遇到了甁頸,找不出解決的方法,於是想從心靈層面來瞭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經過網海中的蒐尋找到了段老師。在和老師溝通過問題的狀況後,老師說
發生在孩子身上的問題,常常在父母得到處理後,孩子自然而然就改變了……”。聽了老師的一番話後,我仔細思考希望孩子在學習上能有所改進,也希望他是一個快樂、自信、肯負責任的人,這當然是我所期待的,但是孩子今日的狀況絕不單單是他自己造成的,父母對他的教育方式、觀念、身教、言教都有重要的影響;今日既然要孩子改變,自己當然也應該瞭解一下自己是如何造就出今日的狀況,為了能達到有效的結果,於是我毅然決然的馬上請老師安排我的諮詢處理。

           在進行第一次的諮詢時,和老師聊到自己過往的歷程,童年階段、求學階段、結婚後的生活種種,一幕幕的回憶在不斷的湧現,頓時再也無法抑制的悲傷,不自覺的淚如雨下。我想這些情緒是已經壓抑在心裡面許久了,或許,是一直沒有機會說出來,也或許是悲傷必須被埋藏,因為我一直告訴自己必須是堅強的。謝謝老師耐心的陪伴著,讓我能傾吐著幾十年來的故事!

記得結束了第一次的諮詢(會談)後,在回家的路上,整個思緒是紛亂的,心裡面是波濤凶湧的,說不上是悲傷還是喜悅,總之整個人好像是經過了大整理的過程,身心靈均未就定位,只是覺得好累好累~~,頭痛了二天後才逐漸恢復。之後的處理也不能說是輕鬆,但卻有倒吃甘蔗之甜美感受。

第二次的處理,回溯至童年時的自己,壓箱的記憶都浮現上來了......,看到了童年時期的小小自己,因為父母經商失敗、背負了許多債務,他們不斷的爭吵,凶惡的債主也上門討債......這時童年的自己,面對這些事,恐懼、悲傷、無法迴避卻又無力處理。看到母親白天的辛苦工作,夜晚卻又因為無力償還的債務而悲傷哭泣;父親則是常常的外出買醉藉以逃避現實。我的童年就是在這樣的不安全感、悲傷、恐懼與焦慮中成長。

在潛意識探索中,我看到了原來這些童年發生的事情,從未曾遠離,它一直以不同的形式影響著我的生活--因為害怕沒錢而來的焦慮、討厭衝突的發生,害怕別人不喜歡我,害怕被遺棄,所以一直到成年,一路以來的我,不斷的努力表現,想證明自己很棒;為了怕別人生氣、勉強附和別人的意見,不敢堅持自己的想法。長期下來,連自己都不認識自己、不了解自己了。同時在婚後,也把自己的期待,加諸於先生及孩子身上,希望他們和我一樣努力,但這些期待卻變成是加諸於他們身上的壓力,相對的也在彼此間產生了許多的衝突與不諒解;藉著老師的處理,於是我看懂了...也明白了它如何作用於我的生活中。

藉著老師的協助再次重建這些過程,讓自己明白了在平日生活中不由自主的低落情緒從何而來?並從處理中讓內在受了傷的小女孩能重新找到力量去面對當時的情境,也重新尋回自己內在的力量。---

處理之後再重新面對生活,發現真是有那麼不同了…….

對於孩子們---自己能靜下心來陪伴他們作功課與聽他們的心事,不再有時間不夠的擔心與焦慮,這樣陪伴的品質可以讓我更瞭解孩子的內心世界,以及明白他們在功課上真正的困難所在。我想這樣的陪伴,對我的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孩子而言,是一種溫暖的依靠;而更明顯的是孩子成績進步了,對於所恐懼的數學已逐漸不再害怕,能勇敢的面對與解決它。

對於工作上---對於一些停滯不前的決策,開始有一些新的想法來啟動它的運轉;在決策方面的速度變快了,想法也變得清晰了。對於公司的經營方向也開始有較明確的藍圖了,將不適合的經營項目逐漸淘汰,也開始增加一些新的服務。記得曾和段老師談到工作的狀況,從老師處得到的指引「工作不是只為了賺錢,而是你自己本身就喜歡它,才能灌注更多的熱情,讓更多人也從中得到益處。」我想這是一個啟動改變的很大因素。

對於生活上---較能常覺察自己是否實實在在的活在當下,提醒自己不要多浪費心力去增加無謂的擔心與憂慮? 所以雖然平日的工作量並沒有減少,其實甚至有增多的趨勢,但心境上比起過往要來得輕鬆、自在多了,這樣的改變讓我頓時覺得生活不再那麼焦慮。

其實孩子就好像我們的活菩薩,從他們的成長過程中,看到了自己曾經歷的軌跡,也看到了自己還過不去的關卡,提醒著我們要做功課了,別再視而不見。謝謝老師的幫忙,讓我在這四十多年的人生旅程裡,有機會重新檢視自己的生命歷程,讓我更明白自己,也一步一步走得更輕鬆更與自在。

在諮詢室的飲水機旁,老師夾著一張不起眼的小紙條,上面寫著〝有時間細細品嚐一杯白開水的人,最幸福〞。這句話感動了我好久

 



段老師的話

           記得M剛來時的沉重模樣,自營公司,一肩扛起所有大小事物,還有家庭孩子,甚至在初診談話時,我挺耽心她只是為了讓孩子好而來,以致並未真的完全願意開放面對。因此說明溝通了許多。   

其實諮詢室裡偶有這類個案,初始表面是為了他人而來(例如讓孩子因我而改變、讓先生因此回心轉意再愛我),但我絕對強調再三,倘若個案本身只是為了某一附加在他人的目的而來,這樣的動機,極容易在後續潛意識處理過程中,一回溯觸碰到過往不悅經驗或創傷時,就想逃開或說白一點,抗拒而放棄。因此,個案必須帶著完整強烈的面對全盤之動機而來,才可能處理成功。

處理中,M多少還是有這類潛意識抗拒狀況發生,所以會有她文章裡提到的,第一次回去後頭痛甚至不輕鬆的感覺。有時,個案在中途呈現的抗拒,倘若一直無法透過理性的決心而跨越,老師只能中止這個處理,因為個案自己也無法真正進入。但所幸M後來將其目的導正為,不只是為了孩子來,她自己也正視到自己的壓力不快樂,真的想徹底解決。因此我們才一次一次走到她所謂的倒吃甘蔗。

隨著一週一次的處理,M逐漸綻開笑顏,開始能逐漸安穩地面對生活中種種不順遂或是不確定。這些都不是靠文字或頭腦意識語言所改變的,而是透過潛意識裡真實的還原,因為在潛意識中有著你所經歷的真相,真相有時不見得是你頭腦以為的,因為我們的防衛機制往往不自覺地行使,造就我們自己也被矇騙了的解讀方式,例如明明潛意識內是渴望被看見被喜歡,但因為害怕不被看見肯定,於是意識上選擇逃避甚至武裝不在乎、討厭對方,結果反而換來更加疏離與孤獨。因此唯有真正願意,潛意識的場域才可能完全展開,讓我們毫無阻撓地從中找到問題的癥結,而予以對症真正的解決。

做了十多年潛意識處理工作,說真的,我發現一年一年,帶著抗拒的人日漸增多,是大家更害怕面對真相嗎?還是這世間得到療癒的福報愈來愈少了呢?誠心地祝福人們,都有決心面對自己的內在真相,才有完全的可能迎向愉悅自在自信的人生,你自己都不願或不敢聽到你內在真正的聲音了,還能怨別人不傾聽你、不愛你嗎?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