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Think 聞思札記--但求明白
 

*  New!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 New!  森林之旅  2017.2
    Forest, I am coming! 
*  New!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  春天午後河濱2016.4
*  上<史記>第一堂課後的隨想2016.3
*  利他之行 2016.2
*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 回到自由的靈魂2015.7.14
* 河的前世今生2015.7.14
* 靜止中的無限2015.7.15
* 與大自然共存2015.7.15
*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Life Impression : Life as a bunch of grapes)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全面啟動"
* 印度光影拼圖---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 動物書1---<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 重返大海之謎--- "水中蛟龍"展覽
*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安迪沃荷作品展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某年六月的一個週末在"人文空間"隨意翻看
突然瞥見一隻大大的白色信天翁
毫不猶豫就買下它

那是劉克襄的動物小說
以在台灣消失了百年蹤影的短尾信天翁
來詮釋飛翔的意涵

二十年前當我從動物記錄片中得知
信天翁是一生只有一個伴侶
即使要飛越半年在大洋上各自冒著一路上的危險
但到了繁殖的出生地
牠們都會再找到彼此
然後一起孕育照顧下一代
當時我十分震驚
花樣年華的年紀裡,對伴侶的憧憬莫過於此

信天翁的特色  有著一對長翅 
有的品種  其翅攤開  足足三公尺多
對信天翁來說
海洋是牠的草原
當牠們在海上覓食後
能憑著浪頭一蹬
一震翅就數百里
與其說飛
不如說翱翔
"在滑行時,牠或者擁有數千公里,毋須休息的飄泊天賦"

幼鳥在荒島上練習初飛幾次後
往往就是要投入一越千里的大洋航行
但這種要從海面上再次起飛
得懂得捕捉千變萬化浪上的氣流---也就是風
挺著狹長的雙翼
在氣流中  逆風飄舉  順風滑翔
"風是具體的
看得見的
信天翁的飛行課程裡
如何看得見風
則是必修的學分"
"每隻信天翁都是一位畫家
竭力把天空當成一面大畫布
盡情地揮灑
深奧而優雅地展現了變動翱翔的極致"
信天翁不是一般的海鳥,當牠第一次離開家園,此後就絕少再碰觸陸地,然而
第二次再碰觸的陸地,仍是自己少小離家的地點...

信天翁
這個世上羽翼最長  體型最龐然  飛行距離最遙遠的鳥類
其飛行看似飄泊卻是堅定  每次出發  都是數百公里
形狀優雅但禦風的功力卻得犀利 
沒有猶豫
只能放膽去
不論途中是烈日還是暴雨
千百年來  吸引著無數的水手與冒險家

雖說是小說
但其中的信天翁知識部份  讓我對信天翁的感受 多了一份超越物種的尊敬

書的最後提及了早年短尾信天翁
為了產卵常在彭佳嶼現身
據計 每年十月有成千上萬隻
但自1920逐漸減少
到了1935年左右  信天翁竟然絕跡了
主因為日本人從事的羽毛商業交易
自1887至1902年  僅短短十五年,全世界已有五百萬隻信天翁遭受殺戮
只因牠們的白色胸毛可用來做絨毛的布料
黑色的飛羽可用來當筆和女帽的材料...

信天翁的美  成為了牠被圍獵的致命傷
我只能望著窗外的綻藍
迎著高處的風
觀想著十月廣袤大洋的小島上
那成群白色的飛行勇者與天空交織的詩作。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