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Think 聞思札記--但求明白
 

*  New! 南臺灣的一天 2017.7
The day in the southern Taiwan
* New!找出潛意識裡的 Bug  2017.7
Finding out the bug in the sub-consciousness
*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 森林之旅  2017.2
    Forest, I am coming! 
*  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  春天午後河濱2016.4
*  上<史記>第一堂課後的隨想2016.3
*  利他之行 2016.2
*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 回到自由的靈魂2015.7.14
* 河的前世今生2015.7.14
* 靜止中的無限2015.7.15
* 與大自然共存2015.7.15
*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Life Impression : Life as a bunch of grapes)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全面啟動"
* 印度光影拼圖---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 動物書1---<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 重返大海之謎--- "水中蛟龍"展覽
*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安迪沃荷作品展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 全面啟動"



如果這個世界沒有無常,恐怕這個世界也不再有曠世的文學詠歎、絕美的音樂吟唱、 憾人的影像記錄,因為這些震盪心弦的種種,都來自於"無常"所帶給我們對於"逝去"無法重返的遺憾與其珍貴。

人們總寄望明天未來,渴望奮力一搏,在那一個個路口,創造所謂的命運,從中感受自己的力量與存在。人們總想像重返過去,渴望奮力一搏,在那一個個關鍵  改寫所謂的命運,從中弭平曾經的遺憾與錯誤。

這些寄望與想像,幾乎構成了這個人間的一切美麗創作之源頭,但它都來自於永恆之不可能的遺憾與其珍貴。

兩部電影<全面啟動> 與<啟動原始碼>,似乎都是立基在這樣的根源上所發展出來的。意識、潛意識、腦波、穿越時空、離開現實、改變過去、創造未來、掌握命運,幾乎可說是這兩部影片的共通主軸,這些命題加上科幻、偵探、推理、愛情、人性等元素,構成了讓人坐在銀幕前的票房。

"全面啟動",講述造夢者。人在現實世界裡的不如意,都可以透過自己造夢,為自己打造一個理想國。倘若在夢中不如意了,也只要在夢裡"死去",就可以再回到現實世界,再重新打造另一個夢。金主買下了造夢者的技術,意圖運用它來奪取商業機密,但造夢追夢的可怕在於,人在其中,最後可能無法區分現實抑或夢境,一如李奧那多所飾的主角之妻子從造夢者成了追夢癡人,乃至在真實世界中以為是夢而跳樓自殺(在夢裡死去,就可以再重新打造一個快樂的夢)…。影片最後的懸疑  就在於主角思念妻子甚深,似乎就選擇留在夢中與妻子長伴,令觀眾即使離開了戲院,仍在想著,那些主角最後倒底是在現實世界(真實) 還是留在夢境(幻覺)中?

"啟動原始碼" source code ,講述美國高層利用量子力學,拋物線無限延伸等理論,研發出,運用死前意識殘留的八分鐘而成的原始碼高科技,將爆炸列車案中喪生的中學教師史恩的死前意識波,置入柯特史蒂文斯上尉的腦細胞中, 企圖利用柯特(曾執行阿富汗飛官任務)軍人的偵查能力來重返"過去"(爆炸前八分鐘),以找出列車炸彈客,以阻止在時間軸線上那"未來"即將發生的下一波恐怖攻擊。柯特就這樣在被一個電腦按鍵操控,毫無說"不"的狀態下,不斷被丟回史恩的死前八分鐘裡,在重覆的列車情境中,try and error 地找線索,一如網路虛擬遊戲般,經歷許多次徒勞、被炸死,再回到美國基地螢幕前,回報之前發現的點滴線索,只是當他開始質疑為何他要求打電話給父親的這件要求,一直被忽略時,他才愕然發現原來"柯特"早已在兩週前陣亡,也就是說他還未腦死的細胞被拿來繼續報效國家, 他的上級要他不要浪費時間在列車上放入個人情感,因為那些人都已經死了。然而就在他一次次重返過去、抓出兇手,完成任務後,他想完成心中未竟之事,他想打電話給父親說愛他,他想拯救在列車上認識的克莉絲汀及所有乘客,即使軍方告訴他,那是沒用的,因為時間軸線上已經過去的,是無法改變的,此刻你所體會的,其實都只是你的幻覺。原始碼計畫的成功,讓計畫主持人決定繼續運用"柯特"的腦子---按下清除記憶鍵, 一如電腦上的reset,然而他最後的請求,是讓他在這次八分鐘之後,真正"死去"。

看到最後他所提出的請求---回去救人,即使是假的。(列車上的爆炸在時間軸上已是過去式,當局是要他重返找出原兇,以使得當局能在現實中逮到此人,以阻止下一件恐怖事件,在未來發生)。坐在戲院中,我心中泛起莫大悲傷,也就是我在文章一始寫的:
人們渴望重返過去,渴望奮力一搏,在那一個個關鍵,改寫所謂的命運,從中弭平曾經的遺憾與錯誤,明知是幻覺,但人還是執著地想要完成或改變。

兩部電影,運用的不論是夢境還是原始碼,無非就是希望我們的意識能穿越有限具象的肉體乃至外在世界,讓遺憾不再,讓所求永恆。

人的希求是如此,一如那影片結尾車廂裡,情人停格的愛吻,乘客歡樂的臉龐,
然而,無常乃常,於是,詠嘆永恆、低迴殘缺的各類創作,將繼續運用它,構成這個人間的、想像的,美好。

 

於是走出戲院,有著那點兒幻覺中的悲傷。但想到,在潛意識處理裡,我自己常對個案說的,文字的歷史雖已發生,不可能改變,但能量的過去從未消失,仍在此刻當下影響著我們的現在與未來,因此個案們才會在經歷了潛意識處理後,因為了悟了內在課題,療癒了心靈創傷後,活出了不一樣的生命,即使身旁的人事物並沒改變,原本逃避的習氣轉換為積極的態度、原本憎惡的對方成了此刻眼中的逆緣菩薩。也正因為這個理由,我深愛也珍惜著這份志業,感恩佛菩薩讓我擁有這樣的方法。心靈的力量,超乎一切,時間亦非直線,可以隨心進出,撫平過往遺憾帶來的創傷,創造一個意義上圓滿的未來可能。

 

在潛意識的世界裡,終結遺憾、學習成長,這一切是完全可行的,於是,即使人生依然如夢如幻,但在幻影裡,此刻所為的,都將會如一滴良善的涓流,注入了生死大海,終於能達到超越生死的那一天,那麼這個幻覺裡的奮力,也便有了意義。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