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Think 聞思札記--但求明白
 

*  New!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 New!  森林之旅  2017.2
    Forest, I am coming! 
*  New!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  春天午後河濱2016.4
*  上<史記>第一堂課後的隨想2016.3
*  利他之行 2016.2
*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 回到自由的靈魂2015.7.14
* 河的前世今生2015.7.14
* 靜止中的無限2015.7.15
* 與大自然共存2015.7.15
*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Life Impression : Life as a bunch of grapes)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全面啟動"
* 印度光影拼圖---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 動物書1---<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 重返大海之謎--- "水中蛟龍"展覽
*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安迪沃荷作品展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想像你是一個完全獨居者,你床上的被子若非你是起床後,將它疊整好,它不會自己自動疊好.
同樣地若你想把房間整理清潔,想久了且付之於行動,房間自然就是窗明几淨的.
外境是我們行動創造乃至經營出來的現象。然而在行動之前,一定是我們的意念先起了。
因此從這樣的邏輯便可以知道,是我們自己的心創造了外在的狀態,包括了我們身體的行動舉止、口說的話語。

一個個體如此,當變成兩個人、三個人、四個人...,原理其實也如此,只是因為人多了,每個人的想法欲求不同,
再加上每個人的心念力量強弱、付諸實踐的能力輕重有異,
於是這些能量在互相交織抵消或增強等作用之下,外境開始不是那麼單純如一個人的時候。
但即使它變得再複雜,仍舊來自於置身其中的每一個人的心念力量。

外境,確實是內境(內心)的反射。

舉例吧。
當一個家庭的每位成員,都認為做家事是媽媽的事情,那麼你會看到永遠操勞家務的都是媽媽,
即使她已經七八十歲了,而坐在那裏茶來伸手的是一群也髮絲漸白的五六十歲的兒女。
當一個村莊裡的人,都認為女子無才便是德,那麼這個村莊將很難看見有哪家人會讓女孩子接受教育。
當一個社會裡的人,都認為樓梯間本來就是理所當然用來放自己家鞋櫃雜物的空間,那麼再多的大樓管理辦法也只是做樣子。
一個個體的內心,決定了他的行動言語。
一個群體的集體想法,也將彰顯在這個群體的外相上。

於是,反過來,當這個世界的氣候已經愈來愈極端時,老天爺只是揹了黑鍋,
極端且快速變化的氣候,其實只是人心極端且快速變化的反射罷了。

極端且快速變化,是我們人類這數百年來引以為傲的產物啊。

古時候的人,要走上十天半個月到城鎮裡去買樣東西。
工業革命後,人類發明了汽車飛機等交通工具,以前古人想都不敢想的地方,已經可以一天往返。
等有了電腦網路之後,現在買東西,不再需要出門,只要用手指移一移滑鼠即可,
現在更有甚之,隔天到貨算慢了,要12小時到貨,甚至4小時到貨。
古時候一封家書送到家人手裡,可能得要數月到半年。
記得小時候放暑假,寫信給同學,貼上郵票投去郵筒,便開始盼啊盼,數一數,大概要兩天後對方收到,等他回信大概又要...。
到了家中裝上電話,當時真覺得好幸福,可以一撥號,就跟對方講上話了。
交男朋友的時候,就盼著晚上在宿舍大廳排隊打公用電話。
到工作後,有了BBCall,真好,可以讓改變行程的同事及時知道而聯絡我。
之後,有了手機更是方便,路上車上哪裡都能通話。
但曾幾何時,我們連打電話都嫌麻煩,直接用通訊軟體,現代人更是急得要看到對方是否"已讀"...

是的,這些快速帶來了方便省時,然而
當我們等待欲求被滿足的時間間隔,已經被壓縮得愈來愈短,忍受等待的耐性愈來愈失去時,人的心,彷彿一台運轉得愈來愈快,溫度燒得愈來愈高的機器。
在這樣一個只要求快快快的時空氛圍裡,每個人只能被迫快速反應,沒有空隙去思考,所謂的選擇,也只是隨眾的盲目反射。

最後,我們得到的是,最好能兩小時到貨;最好就用翻頁滑頁取代按來按去的螢幕;以上看起來很好啊。
但別忘了,同樣的事情,也發生在其他地方:
最好不必熬湯頭,直接用化工香料甚麼粉的調一調就好;等小雞長大太麻煩,生長激素打一打就好;打生長激素也太慢了,直接這個那個摻一摻做出來像肉就好了...


當開始有人如同國王的新衣故事裡的小孩,指出了這裡的謬誤百出後,很多人問,怎麼辦?
多數人是選擇逃避(其實不是"選擇",他們不曾有機會思考,又何來選擇呢?)
稍有積極的人,卻又是繼續修改外境。
但外境的追逐是沒有底線的,且只會換來更壓縮的緊迫、焦慮以及如上的惡性循環,人心,最後就像機器一樣,只會做相同制式的反應了。


如果,當我們明白,外境只是我們內心的反射時,你認為,我們該檢查、修改的,究竟是外境,還是內心呢?


這個冬天,我看著臺北盆地,放眼望不見熟悉的地標建築,除了混濁灰色,還是灰色混濁,那充滿霧霾的天空,而且聽說這樣的日子只是開始。
藍色的天空,將成為活在地球上,記憶裡的奢侈品了嗎?      
我想著這個課題---外境與內心。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