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Think 聞思札記--但求明白
 

*  New!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 New!  森林之旅  2017.2
    Forest, I am coming! 
*  New!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  春天午後河濱2016.4
*  上<史記>第一堂課後的隨想2016.3
*  利他之行 2016.2
*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 回到自由的靈魂2015.7.14
* 河的前世今生2015.7.14
* 靜止中的無限2015.7.15
* 與大自然共存2015.7.15
*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Life Impression : Life as a bunch of grapes)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全面啟動"
* 印度光影拼圖---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 動物書1---<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 重返大海之謎--- "水中蛟龍"展覽
*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安迪沃荷作品展

 
 

 New!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一年沒寫東西放上來,實在有點抱歉。放心,諮詢室一直在運作中,沒放新文章實在是2016年一整年,我忙得沒個停歇時。

因為除了諮詢室的個案諮詢工作之外,十來年,一直陸陸續續有完成處理的個案朋友,主動希望我能有些長期課程提供他們做後續在心性上的學習,所以這方面的團體課程,我也大概教了十年有吧,甚至到2013年,我將團體課程分了兩步驟,一乃諮詢室的自我覺知身心能量課程,若學生有興趣要再進階,則走向學佛的課程,於是我便正式命名設立了「清淨教室」,每月課程方向,就是將佛法與潛意識覺知自心二者結合,來幫助學生更加有能力看懂自心、解決自身問題。

因為佛法本身就是心靈療癒最佳的良藥,只是一般人對佛法僅以宗教信仰來看待,或只見外相儀式,造成可惜沒法入其精髓心要。但是,若真的把佛法運用於生活中、內心的觀照成長上頭,是受益無窮的,我能做潛意識諮詢工作這段長時,我的根底,其實不是任何治療學派的技巧,而是二十年佛法修行轉化所成,我的修為淺薄,但已令我個人受益良多,於是我決定將佛法心要通貫,不假佛學名相,轉化為現代人的語言思維,結合潛意識探索,來幫助個案看懂並解決問題。

其實這也是我決定設立「清淨教室」的原因---帶領從潛意識諮詢階段,一路學習上來的學生,使其面對「覺悟明白的方法」的廬山真面目,進而得到最直接的法益。目前教室學生,也因為都是由諮詢室的潛意識處理開始,所以在學佛的道路上,能謙卑地直觀心緒,不流於理論名相,自然能真的解決問題。又為了能讓更多有緣人接觸,所以去年自二月起,我與學生們開始著手向政府申請成立社團法人,這些繁複瑣碎的會議乃至文件資料的備辦過程,是我去年忙碌的原因之一。再者,去年五月起,也正式開設了佛學講座課程,讓學生們及有緣親友大眾一起同修,這些幕後帶領學生們包括了行政上以及他們心態上的準備,也就是所謂帶著他們歷事練心,乃至我自己在課程教學上的琢磨,無一不費時著功,是我忙碌的原因之二。









然而,我常說,「歐蘭朵潛意識諮詢室」是我此生與大眾結緣的真正根基處,所以平日的白天,我還是盡心地投入在潛意識個案諮詢的工作上。

透過潛意識來協助個案,探索其問題於心中的根源模式、創傷緣由,進而療癒、解決問題。看著個案們帶著滿腹苦水、心結萬千,到生出自信、愉悅、自在的能量,是我最開心的事情了。有時候,我戲稱,我的工作型態是一種類似精緻手工業,一次只能一件,就像玉雕師傅,看著一塊石,但是要能透視出石材裡的紋路肌理,以及其未來的可能性,又得忖思如何下刀,其力道深淺輕重,探得太深,費時過長,未必有意義;觸得太淺,又碰不著癥結;太重,易引反抗;太輕,進展不了;拿捏在每個當口,眼前閉眼躺在四周光線微亮近暗的諮詢椅上的個案,我不只是用耳朵在聽他的描述他正在經歷甚麼,我眼觀著他的肢體身體語言、感受著他的吐納起落,乃至語調裡的揚抑緩急,可說我的每一處感官也都完全開放了天線般,與個案彷若合一般,進入他的情緒世界,以能比他還率先清楚他怎麼了,但又保持著理性的距離,才能在真正不負個案所交給我的重任---解決問題。其實每一場諮詢,也許走道最終,我用的方法殊途同歸,但是過程中,我必須說,全是獨一無二,因為每個生命、每個個體,本也就獨一無二,所以有標準操作手冊嗎?我必須說,若有,最多也只能用得上五成,每一次與個案內在潛意識的交手,猶如武場上的交鋒,但我們不是敵人,甚至我常形容是並肩的戰友,或是登山客與嚮導的關係。然而潛意識有時很詭詐,當他的主人還沒真的準備好要面對,潛意識便會變裝躲藏,有時得循循善誘,有時得聲東擊西;有時得設局捕捉,有時得正面對峙;有時得動之以情,有時得激將以逼。每一棒都能揮棒跑壘成功嗎?這因為還牽涉到個案是否真的有完全的決心與意願,所以我不敢說都能,但是只要個案真的願意全盤開放面對,我一定卯足全力,不辜負個案的委託。

我打小時候就喜歡舞台,但如今諮詢室這個舞台,卻是私密,不容有觀眾旁坐,舞台上起落的故事、歡笑與淚水,只有我與個案二人知曉,但這個舞台,卻是如此真實地能夠改變個案的生命,即使沒有甚麼SPOT-LIGHT,也沒有甚麼掌聲,但我真的很喜歡。







 

▲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