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貞夙  老師 (Susan)

 
Think 聞思札記--但求明白
 

*  New! 南臺灣的一天 2017.7
The day in the southern Taiwan
* New!找出潛意識裡的 Bug  2017.7
Finding out the bug in the sub-consciousness
*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 森林之旅  2017.2
    Forest, I am coming! 
*  一年了---久違!好久沒放文章  2017.1
*  春天午後河濱2016.4
*  上<史記>第一堂課後的隨想2016.3
*  利他之行 2016.2
*  外境是內心的反射2015.12.30
* 回到自由的靈魂2015.7.14
* 河的前世今生2015.7.14
* 靜止中的無限2015.7.15
* 與大自然共存2015.7.15
* 生活就像一粒粒葡萄(Life Impression : Life as a bunch of grapes)
* 幻覺中的奮力---電影"啟動原始碼" "全面啟動"
* 印度光影拼圖---電影"貧民百萬富翁"
* 動物書1---<重逢在世界的盡頭>
* 動物書2---<永遠的信天翁>
* 重返大海之謎--- "水中蛟龍"展覽
* 藝術界裡的佛洛伊德---安迪沃荷作品展

 
 

*一直拍照、走路、發呆或頑皮的慢遊  2017. 2
                 Taking pictures, walking, dazing or naughty   in  tour

對色彩與構圖應是天生敏感吧,專業技巧我不會,也沒時間摸學,但取景來自心之眼,以前做紀錄片編導時已經有些開發吧 所以只要一出遊,就特別喜歡到處取景拍照,特別是一到了大自然裡,我的攝影模式就自動開啟,同行的家人朋友,我真是要謝謝他們,願意等我在那兒磨蹭,有時為了取一個景,景深變一變,角度換一換,視窗裡又是另一番味道。



對我來說,拍大自然風景照的樂趣在於,同樣的景物在眼前,但當需要以有限的4*3的空間來呈現時,眼前不再只是一整個大夥兒共存的2D平面景貌,而是每一朵花蕊、每一粒果實,每一棵樹,都有了它獨一無二存在的可能性,鏡頭的框架彷彿給予了每一個細微處,透過明暗、焦距、遠近、色彩,成了目光聚焦的主角,鏡頭語言,讓大自然這個上天的傑作,轉化成了攝影者的創作。如果每一個生命不論大小,原本都是同等的偉大,然而在大自然廣袤之中,卻又被稀釋得如此渺小卑微,然而攝影鏡頭,卻還原了它們的神聖。

                                 






所以一座山、一片林、一棵樹、一叢花、一角天空,我就磨上好一段時間,常常等我拍到滿足了、也累了,終於回到同伴身旁,才想坐下來休息喘口氣時,他們總說,蛤?我們都休息好久了耶,等妳很久了,我們要出發了。所以,常常出去,我都累得要命,總覺得中間沒有休息的時間,真是呵呵。

所以我就算不刻意慢遊,也得慢遊,這也是我到哪兒都是以自助旅行的方式。因為到了一個地方,取景的興頭一發作,就得在那兒耗一陣子,等拍完了,我就要坐下來感受或發呆,眼觀及心思、神往一番,於是又是幾十分鐘。


另外,我走路的功夫,據同遊的夥伴們的說法,也是超出常人,可以一直走、一直走,去年六月底帶學生去了趟普陀山,有天,學生說,老師,我們今天走了一萬步耶,Judy 在旁指著我冷冷地說,今天的走路量,大概只是她平常出遊走路一天份量的一半吧。我只能再次呵呵。我當然也不是不累啦,但是總覺得到了當地,難得來這一趟,總希望能多走、多看、多體會唄。
或許人生一趟,我也是帶著同樣的心態來的吧,所以這一生遇到的事兒真的是特多也特難。這樣想想,也是該謝謝在身旁有緣同行的人吧。                                                                       




另外呢,
旅途中,有時候也會無來由地切換到頑童模式,  哈哈!    人生嘛, 自娛娛人一番也挺好的...
      









 

▲ Go to Top